Danno Tatsuya

Sweet Cake

[吴磊×吴亦凡]





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儿..
ooc算我的 故事情节都是我瞎想的
可以带新tag了!






“惊喜就是咱们可以回去了。”吴亦凡左手轻轻扯了一下衬衣边儿,一抬脚踢走了脚边儿的小石子儿,扬起来的灰尘飞到黑色高帮鞋上。


他是这队的领头儿。说完之后他的目光越过王小利直直的投射到队中央的吴磊头顶,再一点一点的转移到少年人做的稍显凌乱的额发,然后飘到带了点儿汗珠的脸颊,最后定在了他清澈明亮的眼睛上。


“哇!都绕了一圈儿了!”听到终于可以结束这漫长颠簸的“旅行”之后吴磊打心眼儿里发出了感叹。本来是按正常计划进行,却被领头儿内位带错了路,兜兜转转几个来回总算绕不出这小山沟沟儿,直到歪打正着完成了任务才得到可以离开的指令。


刚跨上了台阶一抬头便和那人的目光拥了个满怀。 空气中夹杂着炎炎夏日的气息,就差了几声蝉鸣,倒不符合初春暖风和煦。吴亦凡穿了件黑衬衫,太阳光热急急慌慌的往他身上跑,他的目光倒是比太阳炽热,烧的吴磊心里仿佛有一只手在轻轻地挠。通体发暖,急不可耐。


吴磊冲吴亦凡笑了一下,少年人特有的稚嫩气儿如雨后青杏带着湿漉漉的水汽儿。


吴亦凡就这么看着他,嘴角不经意间轻轻上翘,微风吹过扬起他额前刘海儿,他的身前是吴磊,身后是万丈日光。






-

“热不热啊?”吴磊稍稍仰起点儿头看着吴亦凡白皙的侧颊,大中午头太阳越来越毒,吴亦凡却穿了件儿夹棉的风衣。


“热。不过这是造型师要求要穿这套,和你们的衣服颜色相配。”吴亦凡皱皱眉头,用手挡了一下太阳光。


吴磊四处张望了下,这时候旁边儿没别人,他抬起带着点儿刚练出来的肌肉的手臂,把手放到吴亦凡额顶,替吴亦凡遮着太阳。


“凡凡。”这小孩儿仗着自己年龄小,表面上叫着凡哥私底下却喊着凡凡,吴亦凡放着这小自己九岁的男孩儿没法儿,任由着小孩儿乱叫。算了,自微博之夜初相遇到一步步被吃干抹净,一味地放任换来的是小孩儿的步步紧逼,扮猪吃老虎的方法用了无数次,每次都是睁着无辜纯粹的大眼睛和摇来晃去的撒娇然后被他骗上双人床。时间越久被缠的越紧,粘的越牢,陷的越深,没想到就迎来了这次综艺合作。


“嗯?”被太阳光照的懒懒的又带着点儿恹,吴亦凡半眯着眼睛转头看着吴磊。


吴磊顺着大开的风衣把手伸向更深处,手指浅浅划过紧身的黑色内衬,半搂着吴亦凡的腰。


“衣服都湿了还撑着,你这件儿能拆掉么?”吴磊看了看里面那件夹层。


“好像可以吧。”吴亦凡说着就把风衣脱了下来。


“腰伤最近好点儿没有?”吴磊拿过吴亦凡手中的衣服,给他把里面的夹层去掉。


“还行。”吴亦凡接过吴磊递过来的去掉夹层的风衣,放在手臂上并没有准备穿。


“穿上。”带着点儿命令的口吻,言语中却偷偷溜出来一丝又一丝的关切,“等会儿又该着凉了。”


他们两个逐渐远离了工作人员的视角,只有两个助理在远处跟着。有徐徐微风吹过,卷起地面尘埃,时间就静止在这条小道中。







-

面对着这个比他小了九岁的男孩儿吴亦凡倒更像个需要被照顾的人,处处被这个带着饱满的露水气的男孩儿想着念着记挂着,怕他冷了怕他热了怕他累着怕他腰疼。


吴亦凡也倒是能在他面前放下坚硬的外壳,和他见面的时候嘟囔两句工作太累,飞来飞去的像superman,和他研究研究这一季Burberry和supreme哪件好看。


吴磊有时候在他半睡半醒的时候在他耳边和他吐槽学业问题,又说这次的乐事零食送的太少了,吴亦凡这时候就会醒过来,眼还没睁开呢伸了个懒腰就说:“我那里乐事送的薯片多,过两天你过来拿……” 吴磊见还迷迷糊糊的吴亦凡喜欢的不得了,戳戳他的松鼠肌又亲亲他的额头,在他光滑白皙的脖颈处深吸一口气就立马翻身下床去冲凉。大早上三下两下就被撩起了火气,恨不得下一秒就把床边那人吃干抹净,此时此刻一个带着热气儿的呼吸都能当做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有时候没工作了就窝在沙发前一起打游戏,吴磊怼怼吴亦凡的手肘,吴亦凡的ps4差点儿脱手而出。


“为什么你打球被拍的照片永远都那么好看?”


吴亦凡拿起刚刚吴磊给他泡的牛奶喝了一口,“你怎么知道我前两天去打篮球了?”


吴磊撇撇嘴,“我是你的小混丝。”


吴亦凡眼睛紧盯着游戏画面,“你那群同学拍照技术都不行,而且你上篮本来就有点儿问题,所以姿势不好看。”


“GAME OVER!”


吴亦凡看着屏幕上绽放的字样有点儿烦躁的把ps4摔到了一旁的沙发上,“今天没一局赢的。”揉了揉刚洗过的软软的顺毛。


“出去打篮球吧?”吴磊把东西都收拾好,抱着篮球换了双运动鞋,顺便帮吴亦凡拿出了aj。


“行阿,今天顺便教教你上篮。”


“衣服拿上!”


肌肤相亲,手把手教上篮。








-

昨天晚上收工晚,两个人趁着夜色到江边的饭馆儿吃了夜宵,吴亦凡给自己要了一罐儿啤酒,吴磊趁着他没注意给自己也要了一瓶。


“未成年不许饮酒。”吴亦凡又把刚上的啤酒移到自己这边。



小狼崽儿心里不情愿,露出小獠牙给旁边儿那只奶猫示威,这才从奶猫嘴边儿抢来了酒,经过讨价还价后代价是这一个星期不许兽性大发。


或者是昨晚那瓶啤酒的缘故,两人今天都有点儿飘飘忽忽。


下午的时候,另一位参加录制的艺人手臂直直地搭上吴亦凡的肩膀,吴磊在原地等吴亦凡他们回来,手撑在门框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二人,从中发散的占有欲如果此刻能变成利刃那将射穿二人相接触的地方。


他大抵是性子里带着点儿豹子的习性,执拗又野性,小豹子身体里奔腾着不息的渴望,平时不轻易显露,锋利的爪子藏在柔软的肉垫里,只有在食物有被抢夺的危险时才会亮出来。


而吴亦凡却完全无视吴磊带着笑意的面容上锐利的眼神,自顾自地走着琢磨着任务该怎么完成。


等到大部队会和的时候,明明是自己先站在凡凡身边的,明明凡凡只叫了“磊磊”,可是凡凡却把于朦胧一把搂了过去。吴磊想想就很不爽,把脸鼓成了包子,占有欲上涌充斥着四周,悄无声息的合成低气压。


小镇土路多,上个楼梯也是一阶阶凹凸不平的青石板,吴亦凡一个脚下没注意就双手撑地险些摔倒,一旁的吴磊看了赶忙去扶。手倒是没闲着,不安分的放到吴亦凡腰际靠上,悄悄又迅速的轻捏了一下他再熟悉不过的敏感处。


吴亦凡的动作顿了一下,一股闪电般的酥麻感从腰际直达头顶,又转而化为一股幻影消散。此时两人都戴着墨镜,吴亦凡看不见吴磊眼神中的小窃喜,吴磊看不见吴亦凡眼中的小责怪。


“诶呀,健身。”开个玩笑活跃了一下气氛又化解了绊倒的尴尬,眼神控制不住的飘到吴磊那里去,这小孩儿却跟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推了推墨镜,露出了八颗牙来了个标准的露齿笑。吴亦凡能感觉到他身边的低气压慢慢消失了,整个人都弥漫在小窃喜当中。


果然是小孩子阿。


吴磊离吴亦凡又近了点,摘下墨镜笑的眼睛都成了弯弯月牙儿,吴亦凡看着他,低头抿了抿嘴,笑意弥漫了整个春天。








-

再晚一点的时候任务要在摩天轮上完成,两个人共乘一个车厢,单独录制。上摩天轮之前节目组发给了两个人一人一枝玫瑰,让他们在摄影机还没开始录制的时候对一下台本。


吴磊先跨进了摩天轮,吴亦凡又被工作人员拉住说了一下要求后才进入摩天轮。


摩天轮缓缓上升,在这里可以俯瞰到半个张家界的景色。连绵的山脉威严又迷人,此时的小摄像机已经开始录制了,哪怕不是节目组要求吴亦凡也由衷的赞叹此景甚为壮丽。他趴在玻璃门上,留了个背部和后脑勺给吴磊,时不时传来两声赞叹。倒是吴磊见过不少这样的山川峰峦,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盯着吴亦凡只穿了一件儿薄薄的内衬而凸出的蝴蝶骨静静地看。


等摩天轮快到最高处的时候吴磊一把把吴亦凡拽了回来,“趴门儿上你也不怕门儿突然打开。”


吴亦凡乖乖坐好,半开玩笑的对吴磊说到:“放心,你哥我知道分寸。”说完还点点头,冲吴磊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微笑。


到最高处的前一秒,吴磊一屁股坐在了摄像机旁挡住了摄像机,拿起了玫瑰咬在嘴里又拿起了一直放在凳子上的手机,划开屏幕举着手机给吴亦凡看。


张家界连绵不绝的山川峰峦之间,吴磊坐在到达最顶端的摩天轮之中,用身体挡住摄像机,咬着那只还带着水滴的红玫瑰,举着手机给同样坐在摩天轮里他的对面的吴亦凡他手机屏幕上的字:


我爱你。


吴亦凡冲吴磊笑了笑,那是真正发自内心笑,溢着草莓的甜气儿,米酒汤圆儿的甜气儿,奶黄包的甜气儿,芝士蛋糕的甜气儿,掺杂着与吴磊相识以来种种美好回忆。


令人陶醉,又令人痴迷。


吴亦凡拿下吴磊咬着的玫瑰,接过吴磊的手机在上面打了三个字:


我也是。


揉了揉少年人的头发,吴磊心满意足地坐了回去,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乐开了花,丘比特在心尖儿上跳起了芭蕾,粉红泡泡像是要一个个从嘴里冒出,倾诉自己到底有多喜欢吴亦凡。


下了摩天轮以后,有记者来采访,吴亦凡先采访完下去了,留下吴磊一个人。


当记者问到吴磊,“和吴亦凡初次合作以后感觉吴亦凡是一个人”的问题之后,吴磊先是爬到楼梯旁看看吴亦凡下去了没有,再回到原位,清了清嗓子特正式又老成的说到:


“我一开始觉得凡哥这个人就像电视里那样很高冷,帅气又高冷,还怕不好接触,虽然来之前有很多前辈跟我说凡哥是一个很有亲和力的人,让我跟他多学习。刚来的时候还有点儿觉得不好接触,但其实接触久了觉得他一点儿也不高冷,有时候还很孩子气。”


“孩子气?”记者看着还不到十八岁的吴磊说到,“能形容一下吗?”


“对,孩子气!这个啊……不能形容。”说完还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两个人一同呼吸着张家界的空气,走在小土路上,吴磊给吴亦凡拿着那件蓝色的风衣。


走着走着吴磊就走到了吴亦凡的后面,看着他修长的双腿和挺拔的脊背,颀长的身形和半湿的头发,他又想起昨日刚来录制,他和大家一样穿的像个特jing ,那套衣服格外显身材,让人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完全转移不开,看多久都不觉寡淡无味,只会越来越想让人吞吃入腹。又想到节目录制完以后又要各奔东西,各自成为各自的小小粉丝,便突然难过起来。


吴亦凡突然顿住了身扭过了头,在夕阳的余晖中看着后方越走越慢渐行渐远,耷拉着脑袋不知道又有什么心事的吴磊。


“吴磊!”


吴磊抬头,看见吴亦凡抖了一下肩膀冲他一笑,又向他招了招手。


他的身前是吴磊,身后是万丈日光。


少年人坏情绪来的快走的也快,现在吴磊只想拥他入怀。


天高路远,来日方长。你在我身边。





End.








采访梗来自 @かわちやん
然后其实那个底迪撑门框盯葛格的那张图 她对于那张图的解释是这样的:
“民国文儿:吴小磊指着吴亦凡说我要这个大哥哥给我当媳妇儿!”
“吴小磊长大成了吴帅磊 比小时候少了乖巧多了纨绔 天天在吴亦凡上班的店铺门口等吴亦凡 几日来闹得铺子里不好做生意 吴亦凡这天只好带他到家里想好好说清楚 然后 x了个爽”

*增加Leoris的tag时间为170408 00:39



评论(32)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