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o Tatsuya

Gummy Bear

兴奋剂的一个短小平淡的番外 背景为土哈第三季 (我瞎说的别再有第三季了..

好困不想打格式了(๑•́ωก̀๑)



对于嘻哈要从娃娃抓起这件事在林扬和吴亦凡家里一点儿也不是问题。林扬时不时要回学校上课,吴亦凡平常行程多的时候小宝只能交给林扬妈来照顾。




奶奶知道他儿子和儿媳妇说唱搞得风生水起,小宝贝一出生就送给他了一个大金链子,然后被小宝贝拿着就往嘴里送,滴了满身的哈喇子。




林扬没课的时候就去工作室做音乐,今天恰巧奶奶受品牌方邀请出国参加晚宴,林扬就把小宝贝抱到了工作室。




今天如往日一样,吴亦凡在剧组拍新戏,小宝贝找不到妈妈只能跟也还是熊孩子的爸爸一起搞黑怕。




“来,小宝。”林扬把小宝贝抱到电脑桌上,把吴亦凡的新剧照塞到小宝贝手里就戴上耳机自己玩自己的了。




亲不到新鲜妈妈,就隔着屏幕看看新鲜妈妈吧。




小宝贝穿着背带裤,钢铁侠包包里放着爸爸塞的大白兔。他扣出来一颗小心剥开,往爸爸那里挪了挪把糯米纸塞到了爸爸嘴里才心满意足地坐在桌子上一边嚼着大白兔一边扒拉着爸爸的手机冲着妈妈的照片笑呼呼。




林扬忙起来完全屏蔽了外界的一切消息,宝贝儿子从桌子上翻到椅子上再从椅子上蹦到了地下他都不知道。




小宝踮起脚尖用小肉手轻轻点了几个电子琴键,又到旁边把林扬整理好的歌词页子给吹飞了几页,在工作室里摸了几圈摸到了一个遮了大半张脸的大墨镜挂在了脸上。




林扬是在噪音扰的他无法思考,想站起来抱儿子出去活动活动却发现儿子没了的时候才知道噪音是儿子发出来的,小家伙戴着大墨镜和他妈妈去年戴过的小金牌在他椅子旁边又蹦又跳又吵又闹,然而他嘴里吐出来的是他自打出生下来只会舔手指的时候吴亦凡就教他的人声伴奏,时不时swag一下貌似还像模像样。




林扬把小帽子戴到儿子头上,整了整包抱着儿子走了。




“走儿子,咱们今天找妈妈去。”












吴亦凡在剧组吃盒饭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团子向他跑来,而林扬戴着墨镜穿着连帽卫衣站在远处扣手机。




“儿子去找你了。”




吴亦凡的手机震了一下,上面是林扬发来的微信。




“妈!——妈!——”




小宝贝走路有点不稳,跑到吴亦凡旁边一下子摔进妈妈软软的怀抱。吴亦凡拧了一下小宝贝白玉一样的脸,肉嘟嘟的像个小汤圆。




“吃饭了没?”




剧组在拍爆破的戏份,他身上本是华丽的礼服被故意搞得破破烂烂又布满灰尘,连白皙的脸庞上变得一片灰。他擦了擦手,把儿子抱到了腿上。




小宝贝摇摇头,又捂捂肚子。




“林扬是不是又虐待你?”吴亦凡看了一眼依旧站在远处的林扬。




吴亦凡在小宝贝面前喜欢直呼林扬大名,然后被林扬听见了又一顿调教。




小宝贝点点头,伸着手想让妈妈抱抱。




“走,带你吃东西去。”




林扬看着吴亦凡抱着小宝走到餐车旁,拿了薯条喂小宝吃,旁边没什么人,林扬推了推墨镜走到了母子旁边。




“我下午得带着小宝回学校一趟。”林扬拿了根薯条塞到吴亦凡嘴里。




林扬马上毕业了,各种考试还有论文让他忙得不可开交,上午好不容易抽出点空让他忙会儿音乐。




“你下午考试吧?”吴亦凡问到。




小宝拿了吴亦凡的手机,把林扬的包拽到前面来拿出了耳机,学着林扬的样子把耳机戴到头上,然后让吴亦凡给点开了林扬去年拍的mv。




别的小孩儿小时候看托马斯小火车长大,吴亦凡和林扬的小孩儿听着自己爸妈的黑怕音乐长大。




小宝在吴亦凡怀里晃来晃去,吴亦凡看着自己脏脏的戏服索性把小宝放了下来。小宝有点站不稳,扒着桌子够薯条吃,小脚还踩了一下林扬跟吴亦凡一个系列的鞋,林扬呲牙咧嘴地看了一眼毫不知情的小宝,揉了一下他头上柔软的小短发。




“没事儿,让他呆保安室去。”




吴亦凡一挑眉太阳穴一跳。




“小宝还是放我这儿吧,你考完试赶紧过来。”吴亦凡把小宝的钢铁侠小背包打开,从餐车上拿了几个巧克力塞到小宝包里。




“哎,说正经的。”林扬靠近了点儿,手肘碰碰吴亦凡的胳膊,“小宝生日怎么过啊。”




两个月以后是小宝的一岁生日,林扬也要结束学业了。




“还不知道那天有没有行程安排。”吴亦凡从林扬兜里掏出他的手机看看日历。




“节目什么时候开始录啊?”林扬凑到吴亦凡身后跟吴亦凡一起看日历。林扬有个习惯,就是让吴亦凡把每天的行程都给他发过来然后记到日历上。




“还不知道呢,估计也就等着电影杀青了。”




“哦······那快到了。”林扬指指日历上一个日期,“今年海选你们还负责吗?”




“怎么,你还想参加啊?”吴亦凡歪头看看身后的林扬笑了一下,“大冠军?”




那年林扬一路披荆斩棘未留下遗憾,为吴亦凡抱冠军而归。第一季功成名就,一时大火,不少品牌方和音乐人都搭上了林扬这条线,但林扬突然说要闭关,除了和几个知名的音乐人合作了几首歌以外便再无音讯。林扬消失的那一年时间里,大多数人拍到他都是在学校,但他露面的次数不多,寥寥而已。




那一年,他们两个人有了小宝,小宝在吴亦凡肚子里一天天长大,林扬便推掉了几乎所有工作,一有时间就往吴亦凡那儿跑,照顾他起居直到小宝出生。




小宝刚出生没多久吴亦凡就去参加了第二季的录制,林扬本来不住宿舍,却在小宝出生后花了钱找了人住了半年单人间宿舍。还好小宝不是爱闹腾的宝宝,林扬没课了就带他去工作室做歌,有课了就让小宝呆一会儿宿舍把手机塞给他让他循环播放爸爸妈妈的mv或者让他妈过来带小宝出去玩。




林扬摇了摇头,嘴唇轻吻吴亦凡脖后露出来的一点皮肤。




“去年北美赛区我们负责的,今年估计也会挑一两个地方,可能······”




“吴亦凡!”那边导演组叫了吴亦凡准备开工。




“来了!”他回头应了一下。




“那我先带小宝走了。”林扬把小宝的耳机拔了,把手机还给了吴亦凡。




“嗯。”




林扬把小宝一下子抱了起来,“走了小宝。”




小宝在林扬身上扭来扭去,扭到吴亦凡旁边抱着吴亦凡的脖子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小宝乖啊。”吴亦凡也亲了一口小宝肉嘟嘟软软的小脸,看着他大大的眼睛又不想让林扬带他走了。




“妈妈,再见。”




小宝还不会说几句话,磕磕巴巴的在吴亦凡耳边跟他道别。




“有事儿给我打电话。”林扬从兜里掏了掏,掏出一袋给小宝买的小熊软糖递给吴亦凡,“给你留的。”




吴亦凡接过去,却被林扬拉住手往怀里一拽。




“我也想要Goodbye kiss。”




“嘚瑟。”




吴亦凡看了看旁边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蜻蜓点水般的仰起头在林扬唇上一吻。




“行了,我们走了。”林扬抱紧小宝,小宝冲吴亦凡一挥手。




两天后节目组发出公告,今年的海选北美赛区的比赛在温哥华举办,而制作人将亲临现场。




“啧。”林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前放着背到一半的英语演讲稿。




小宝坐在一旁的地毯上,周围放着一堆小玩具和娃娃,此时他正咬着手指饼干看漫画书,旁边还摆着钢铁侠和美国队长的手办。




“小宝。”




林扬放下手机拨开玩具坐到小宝对面。




小宝看了一眼他想要把刚刚自己没吃完的手指饼干给他吃,手在半空的时候就被林扬拿了过来放到了嘴里。




林扬两只手托着脸,小宝也学他两只手托着脸,一大一小大眼瞪小眼。




“过几天爸爸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妈妈?”




“我们就离开妈妈两三天,到那边以后妈妈会来找我们的。”




也不知道小宝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点了点头继续看漫画了。




当超级奶爸林扬裹得严严实实拿着大包小包出现在去温哥华的机场时被粉丝阵仗吓了一跳,俨然是他太久没出现一有航班粉丝都跟了过来。




“对不住了姑娘们,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他把帽子往下压压,抱紧小宝走了vip才没让粉丝拍到。




下飞机以后林扬妈开着车来接了两个人,小宝坐在林扬腿上跟吴亦凡视频。




“我们说好了哦,不能告诉妈妈。”小宝还记得爸爸临行前跟他说的话,“不然就没有小熊软糖吃了。”




“小宝在干嘛呢?爸爸带你出去玩了吗?”吴亦凡看到小宝照进去的林扬的短袖。




小宝表达能力欠缺,咿咿呀呀哼了几句摇了摇头。




“过两天我就回家了,回家给宝贝过生日啊。”吴亦凡摸摸手机屏里小宝肉嘟嘟的脸。




小宝点点头,还想开口再咿咿呀呀一下就被林扬夺走了手机。




“是不是后天杀青啊?”林扬看着屏幕里吴亦凡稍显疲累的脸。




“嗯。”吴亦凡揉揉眼睛。




“手上脏,别乱揉。”林扬看到吴亦凡手上还粘着已经干涸了的泥土。




“小宝生日怎么过啊?”吴亦打了个哈欠。




“又通宵拍戏了?”




“嗯。”




“小宝生日那天要录节目吧,不然等你回来了再过。”




吴亦凡闭眼思索了一下。




“也行。”




杀青那天吴亦凡参加完了杀青宴就直接回了家,房子里空荡荡的像是几天没有住过。忙起来的时候时间过得飞快,细想一下他和林扬也好几天没见面了,中间只有和小宝惯例的一天一视频。杀青宴上他被导演灌了酒,从床头柜里摸出了小宝的小熊软糖嚼了一会儿还没等全部融化就直接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吴亦凡坐上了飞往加拿大的飞机,睡眠不足导致他迷迷糊糊的差点又撞到门框上。




林扬站在篮球馆里看着小姑娘们发的预览图眉头皱了一下,篮球嘭一声落下跑了好远,小宝迈着小步子歪歪扭扭地走到篮球边把篮球抱了起来嘭一声又砸向地面又滚回林扬脚边。林扬坐在地下歇了一会儿以后抱着小宝就离开了篮球馆,走到学校大门口,林扬看着温斯顿爵士丘吉尔中学的大门亲了一口小宝。




“思格今天一岁了,以后要成为像妈妈一样优秀的人,听见了没?”




吴亦凡和林扬很少叫小宝的大名,小宝的大名一出现必定是庄重严肃的场合。此时小宝也严肃的皱起了眉,睁着大眼睛庄重的对林扬点了点头。




林扬看着他一脸正经觉得可爱异常,笑了笑摸了摸儿子的头带他去了停车场,然而车驶向的地方正是第三季北美赛区的录制现场。




“还记不记得爸爸教你的?”




林扬在候场区给小宝戴上吴亦凡去年戴的像个小金牌一样的大金链子,再给小宝戴上个大墨镜,遮住了小宝酷似吴亦凡的大半张脸。小宝好奇地扣着裤子上的拉环,外套掉了半边肩都不知道。




林扬给他把外套拽了上去,又把他小球鞋上散了的鞋带系紧。




“上场了不要啃指头,听那边的叔叔安排。”林扬指指那边对台本的车澈。“爸爸在这边等你,结束了我们就和妈妈一起买小熊软糖吃。”




小宝的墨镜遮住了他的大眼睛,他搂着林扬亲了一口以后就被抱到了海选区。




刚一岁的小宝还不会说什么,站在原地四处张望,一会儿看看等候区的林扬一会儿看看场内四处闪烁的闪光灯。然而林扬帽子口罩一个不缺,生怕被人认出来又惹出什么波澜。




小宝看不见妈妈只能百无聊赖地蹲在原地啃手指头,摸摸宽大上衣的兜兜还有爸爸放进去的一颗大白兔。他无视了旁边对他狂拍的摄像机自顾自的剥糖吃,像一颗奶白的糯米团子。




“这位选手······”




没有林扬帮他吃糯米纸,小宝就只能把糯米纸攥在手里。他抬起头,隔着墨镜和吴亦凡大眼瞪小眼。




然而旁边的林扬紧张的恨不得把栏杆都给掀翻。




“我叫、思格。”




小宝先照着林扬说得在吴亦凡面前来了个自我介绍,还好朔囫囵了。他想着爸爸教他的动作,蹦来蹦去又跳来跳去,嘴里还时不时呦呦几句,多的是自己忘的一干二净然后现场的freestyle,咿咿呀呀凑成了完整的表演。




他最后一个动作swag没站稳,一个屁股蹲坐到了地下,吴亦凡下意识伸手去抱,小宝也张开了双臂想让香香的妈妈抱抱,天知道他有多想妈妈,只能看屏幕而不能亲亲妈妈实在是太煎熬了。




一旁的车澈看到这一幕让摄影组关闭了所有摄影机,吴亦凡也终于半蹲抱住了小宝。




他看向观众席,看到那个全副武装的人隔空对他比了个心。对于这个惊喜,他甚至没感到意外。和林扬在一起了两年,惊喜太多让他早已习惯。




他笑笑,在小宝耳边轻声说道:“小宝,生日快乐。”




“妈妈,我、我们去买小熊、软、软糖!”




End



小宝取名来自 @七友  叫思格是因为skr.. 理科生的浪漫逻辑

评论(10)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