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o Tatsuya

易燃易爆炸

 图个爽 也没捉虫没修改 一年一更就不加tag了

 

 

 

“您往这边儿请!今天有上好的龙井,就等您了嘿!”店小二引着吴亦凡往戏台子旁边最中间的位置走,引着不忘奉承着。

 

吴亦凡脱了军帽拽了白手套递给旁边的副官,迈着长腿跟着店小二穿过半个戏园子,中途有不少认出他的不是低着头冲他喊了声吴少尉,就是停下手中的事默不作声的躲到一旁,时不时也有几个想要上来攀交情的,结果被副官一下子招呼道一旁。这可不么,找吴少尉攀交情不如不找,反正人家也不会理你,居高临下的瞥你一眼,感觉就像是看到什么不得入眼的脏东西一样厌恶不屑。

 

戏台上现在没人,下一场戏的演员还在后台做着准备,戏园子里现在光线有点儿昏暗。吴亦凡静静的坐在最前排最中间的位置,轻嘬着手中上好的西湖龙井。快六月份还里三件外三件的一丝不苟的穿着军装,热的人不能行,吴亦凡拽开了上方的两颗扣子,等着下场戏的开始。

 

京胡弦子拉了起来,笛子唢呐声吹得全场都听得到,堂鼓铙钹镲敲得铮铮作响。今儿演的是《说岳全传》第三十九回,这回中,高宠命丧铁滑车。长胡额间一片红的岳飞与金兀术会战,金兀术自知难以取胜故调来铁滑车,岳飞处拿着碗口粗的錾金虎头枪高宠突出助战,大败金兀术,乘胜追击,单骑踏营。

 

何润璟手持錾金虎头枪伴着大锣铙钹小锣铮铮出场,红底云勾三蓝绣的柳叶式旋转放射形云肩披在肩上,靠旗固定在肩背上,顶端红球一抖一颤。何润璟穿着厚底黑布鞋颠着步伐又挑又刺,单枪匹马用枪连续挑翻了十一辆滑车,翻滚厮杀,四周敌人不敢上前,可惜云肩的紫气瑞光没有给高宠带来吉祥如意,最终死在第十二辆铁滑车下。何润璟在戏台上闭上了眼睛,眼圈旁的红胭脂也隐匿在黑暗的光线中。

 

落幕了,吴亦凡在底下看着何润璟演完今天最后一场戏,了无兴趣的拍了拍手,招呼着旁边站着的副官。副官低下头,听着吴亦凡在他耳边说了句话, 便离开了。

 

吴亦凡一个人踱步到后台,后台的小二也不敢拦他,再说了,也不是第一次在后台见到他这个无关人员了,所以就放他进去了。吴亦凡到何润璟身边,抱着臂看他卸妆。

 

“等会儿去哪儿吃?”何润璟问他。

 

“醉云楼。”吴亦凡淡淡的回应他。

 

“哪儿啊?”何润璟知道吴亦凡吃饭向来在固定的几个地方,醉云楼?没听说过。

 

“西街口儿新开的,去尝尝。”

 

“行。”

 

何润璟卸完妆跟着吴亦凡出了戏园子,穿过戏园子的时候吴亦凡还是一言不发,那张冷冰冰的脸上写满了生人勿近,而何润璟身边不乏有一些狂热戏迷跟着,看着吴亦凡给前面儿走着,也不敢上前了。

 

天已经黑透了,戏园子外停着不少量车,何润璟坐进了其中一辆的驾驶座,吴亦凡也跟着坐进了副驾驶。吴亦凡叫副官打点好了吃完饭的地儿,然后让他先走了。

 

停在暗处的车四周几乎没有来往的人,车里暗暗的,何润璟没着急开车,扭过脸去看着吴亦凡侧脸好看的线条和轮廓,掰过他的脸就吻了上去。吴亦凡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嘴巴里也是。何润璟一点一点的厮磨着吴亦凡的嘴唇,吴亦凡一点一点的换气。何润璟大手按着吴亦凡的后脑勺,一寸一寸的侵略口腔的每一处,柔嫩的小舌交缠在一起,交换着彼此的唾液。何润璟松开了吴亦凡的嘴唇,向细长的脖颈移去,却发现侧颈的吻痕还没消下去,于是就停了下来,揉了揉吴亦凡的头发, 发动汽车开往醉云楼。

 

醉云楼古色古香的建筑风格很是讨喜,一楼大眼一看全都坐满了,小二引着二人上了三层的包间。何润璟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却没往吴亦凡杯子里面倒,吴亦凡便自己拿过酒瓶往杯子里倒酒。

 

何润璟一下子把他手里的酒瓶拿了下来。

 

“怎么着?”吴亦凡问到。

 

“你别喝,这儿云酿不行。”云酿就是这家的招牌酒,何润璟知道吴亦凡嘴刁的很,“今儿是不是抽了挺多烟?嗓子都有点儿哑了。”

 

“是吗?”吴亦凡诧异到,他自己都没感觉。

 

“那就更不能喝酒了。”说罢何润璟把自己的酒也倒了,把酒瓶放到地下,拿过一旁的茶壶给自己和吴亦凡一人倒了一杯茶,“怎么样今天?”

 

“还成,不过有小道消息说上级最近会调人去上海。”吴亦凡答道,顺便夹起了何润璟刚刚从八宝鸡上撕下来放到自己碗里的鸡腿吃。

.

1923年的北平处于和平年代,孙中山发布党纲,整个民国都处于蒸蒸日上状态。吴亦凡他爹军衔高,吴亦凡从小就含着金汤匙出生,没受过什么委屈和大风大浪,他家里把他保护的好好地,送他去军校,虽然有他父亲做背景可人家也是经过自己的奋斗一步步爬上了少尉的位置。

 

二十出头儿的年轻少尉跟人去戏园子应酬,看上了已经成名角儿的何润璟。可惜了人角儿唱的是生和净,武打样式什么都能来两招儿,天生就不是被压在底下的主儿。也不是委曲求全,只能怪吴亦凡太喜欢人家。什么叫一眼万年呢,那就是那晚何润璟在台上扮曹操,吴亦凡本对京剧不感兴趣,搁底下低着头假寐,听着四周无声了以为结束了,抬头一看就看到不知是哪个角儿扮的角色死了,曹操搁舞台边儿正准备再次出场,结果大眼一扫舞台底,看见吴少尉正抬起头朝舞台上看,这一看两人可对上眼儿了,正准备走的曹操差点儿脚一绊摔个四脚朝天。结果何润璟面不改色的唱完曹操,吴亦凡安生的当了整场的正人君子吴少尉,一结束吴少尉就让副官又送花儿又打赏,虽然当晚单纯的吴少尉就被何润璟骗上了床压了一晚,不过好歹是牵一块儿了。

 

何润璟打小儿没爹没娘,奶奶死了就投奔戏园子。屁大点儿的孩子天不明就第一个爬起来去河边儿吊嗓子,去院子里压筋,别的小孩儿都撒尿睡觉了可他还蹲在屋前有光的地方背词儿认曲儿,闲了还去附近的学堂偷听学字,攒下来的钱偷偷买报。被师傅从小打到大,也努力了从小到大,终于成了今天的名角儿何润璟。

 

 

评论(1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