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o Tatsuya

欲说还休

[      ×吴亦凡]

是虚拟攻 有关物理知识医学知识处理案件的都是我瞎编的因为我不懂

 

 

 

 

 

“二组二组,现在已全面封锁场地,尽量封锁信息,现场照片不许传出。”背后印有POLICE的男子拿着对讲机站在警戒线边上对着对讲机里讲话。

 

“收到收到。”

 

听到对讲机里传来回答,男子向着亮着警圌灯和五六个警圌员聚堆的地方走去。

 

“说什么你们!”大声说着踹了一脚聚堆警员中的其中一个的屁股,抱着臂看着那群没有去研究尸体或者搜集线索或者维护警戒线周边治安的警员。

 

“沈队!”

“沈队!”

聚堆的警员一个个向叫沈队的男子敬礼。

 

“沈队,你说内歹徒得有多变态啊切成那么多块儿。”被他踹的警员呲牙裂嘴还甩动着胳膊对沈铭荀说到。

 

“这不是你们在工作时间该讨论的事儿。去!“说着朝警戒线周围的群众仰了仰头。

 

“是,沈队。”一个个警员结束对变态歹徒的讨论向警戒线周边走去,维护其实人并不多的郊区的治安。

 

21:16

 

郊区的护城河旁打捞上一具尸圌体,被二十多层保鲜膜紧紧包裹,四肢僵硬不能扭动的被扔在不是很深的护城河中央,冬天狂风大作,借着被保鲜薄层层包裹的浮力漂浮在河面上,逐渐移动到护城河边上,被卷到一旁的沙地上。

 

一女性市民吃完夜宵出来散步消食,拿着手机听歌在护城河旁跑步,看到一个人形的白色物体停在沙地上,凑过去一看,背朝上的尸体的脸向女子那边扭着,没有被缠紧的面部一大半都呈现在了女子眼前。露出一大半的脸虽然缠了几层保鲜薄却能清清楚楚的看到面部刀痕纵横交错,干涸的血迹印在保鲜薄上,因为有水进入被石子磨破的保鲜薄处,在眼部已出现了淡红的积水。此人眼睛大睁着,在黑夜里女子手机灯光的照明下紧盯着女子,该女子当场被吓得摔到在地,大叫着跑出一段路以后颤抖着手报了警。

 

接到报警的刑圌警队立马派出三个小队,当即成立两个重案小组。到达现场后拉起警戒线隔离了一群附近穿着拖鞋睡衣来看热闹的市民,目击尸圌体现场的女子被带到警局做笔录,现场不许拍照,最大力度的封锁消息。

 

这是这两周以来他们经手的第二起碎圌尸案。

 

参与了上一起未破的碎圌尸案的第一小队队长沈铭荀沈队再次参与了这次碎圌尸案,原因是他认为这两起碎尸案有关联,而对沈铭荀赞赏有加的总警圌厅决定派出这个纵横警界十五年破获重大案件无数的三十六岁的警官再次参与处理碎尸案。

 

“沈队。”在一旁观察尸圌体并做笔录的景璈停下手中的笔,向沈铭荀敬了一个礼。

 

“有什么发现?”

 

“男性尸体面目全非,剥开保鲜薄后发现尸圌体切割均匀,手法利落,总体被切割成了116块,身上没有衣物。尸圌体被市民发现的时候应该已经离事发现场有一定时间了,尸圌体外的保鲜膜的几层已出现了脱离现象,尸圌体有些地方比如腹部,未被切割的手部的尸块以出现了尸圌斑。下一步,还要让专门的法医鉴定。另外,保鲜薄上没有出现指纹,除了血腥味和尸圌臭没有出现其他气味。”

 

“还差多久结束?”

 

“再对现场周边环境进行拍照和取证就可以收尾了。”

 

“好,回局里以后通知大家进行紧急会议。”沈铭荀拍了拍这个比他小了十岁的警员景璈的肩。

 

景璈,刚在警局呆了三年的青葱小伙儿,大好的年华不像别的年轻人一样谈谈恋爱赚赚小钱,而是以全校第一的成绩一从警校毕业就因为聪明的头脑抓获了一个小型贩圌毒团伙,直接转正进入了缉毒队。就算风吹雨打抓获毒圌贩也不在话下,在刚进缉毒队四个月后因为一起贩圌毒案件被歹徒用子弹打中了肩膀被记三等功,继而向总警厅提出调任到刑警队的提议。景璈,英勇程度和工作狂魔程度完全不在当年的沈铭荀话下,早就听说了这个年轻人的诸多英勇事迹的沈铭荀自从景璈调任到他队里就一直对景璈赞赏有加,每次出任务必带上景璈。

 

带着被拼凑完整的尸块回到警局之后,警员们都七嘴八舌的讨论此次的碎圌尸案件,亲眼看到尸块的更是夸张的描述事件的变态,有胆大的甚至坐到了会议室里还在小声讨论着。

 

“安静一下。”

 

沈铭荀走进了会议室,敲了敲桌子,紧随着他进来的景璈带着电脑坐到了他附近的位置。

 

“此次案件,我们联合前两周'刀片'碎圌尸案的重案组一起进行。”

 

说着,在他旁边的“刀片”碎圌尸案的重案组组长站起来向会议室里的“刀片”碎圌尸案的重案组核心人员与“保鲜薄”碎圌尸案的重案一组二组的核心人员敬了个礼。

 

“景璈,开始吧。“

 

景璈打开了电脑,播放了现场照片。

 

“本次'保鲜薄'碎圌尸案,作案人手法残忍并且老练,将尸圌体均匀切割成116块以后完整的拼凑到一起,用二十多层保鲜薄裹住,没有衣物,死者为男性,尸圌体被划得面目全非,被发现时还睁着双眼。与上一起'刀片'碎圌尸案...”

 

“抱歉,我来迟了。”

 

除了沈铭荀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刚刚进来打断了景璈对话的男子。

 

只见他穿着浅蓝色的小西装,里面穿着纤尘不染的白衬衣,染成棕栗色和半长不短的刘海下的双眼炯炯有神,毫无会议室里的警员的疲累的神色,长长的睫毛随着他下意识的眨眼忽闪忽闪的,高挺的鼻梁下丰润的嘴唇泛着深粉色,松鼠肌饱满,皮肤白皙,看上去二十一二岁的学生仔模样,完全不像是该出现在警察局里这群历尽风吹雨打的糙汉子之间的人,一看就是哪家细皮嫩肉的小少爷,却又让人有种说不上来的清冷的气息。

 

正准备坐到离屏幕最远的位置时,发现大家都在看着自己,刚想说点儿什么就被沈铭荀召唤了。

 

“来,小吴。”

 

男子走到沈铭荀旁边。

 

“我介绍一下,吴亦凡,'保鲜薄'碎圌尸案的法医主力。“沈铭荀拍了两下这个腰窄腿长的高个儿的背。

 

吴亦凡朝目瞪口呆的大家笑了一下并浅浅的鞠了个躬,“请大家多费心费力了。”

 

训练有素的警员在经历过碎尸案现场的惊骇后再一次经历了打击。法医?这么年轻?还是主力?往常担任法医主力的要么是带着老花镜看样子连刀都拿不稳的老头子,要么是看上去就颇有城府用鼻孔看人的中年人。这个年轻人?是这次案件法医的主要负责人物?

 

别上了解剖台就下不来了吧!大部分人在惊叹的同时在心里又对这个年轻的法医深深地瞧不起。

 

“小吴刚从加拿大回来没多久,对警圌局的一切还不熟悉,大家多关照一下。”沈铭荀带着赞赏的看了看吴亦凡,并让他回到座位上。

 

景璈自从吴亦凡进门打断他以后就没再看他,心里一边分析着此次案件,一边听着沈队介绍吴亦凡并对他表示不屑。

 

从加拿大回来?从加拿大回来就很厉害吗?担任主力?别在解剖台上吓得尿裤子就好了,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富家公子哥,家里甩了钱就硬塞进来,沈队是怎么看上这种小白脸的?

 

面不改色的调到上次“刀片”碎圌尸案的现场图片,不再去想与案件无关的事,接着讲述案件的过程。

 

“两周前的'刀片' 碎圌尸案,尸圌体在同是郊区的成人圌用品的仓库发现,被塞在货箱里,运货工人搬运货物的时候觉得装尸圌体的箱子比其他箱子沉,刚想打开看却闻到了尸圌臭味。打开箱子后,尸圌块散落一地,清理尸圌块时,发现尸圌块被切割成了116块,与本次'保鲜薄'碎圌尸案切割块数相同。面部同样被划得面目全非,眼睛大睁,死者为男性,不过,尸圌块上没有血迹,手法老练,每一个尸圌块上都被插上了一个带着铁锈的刀片,作案人有相当高的心理素质。“

 

“进一步关于尸圌体的问题还要让法医做下一步鉴定。”

 

“'刀片'碎圌尸案和'保鲜薄'碎圌尸案的刀片以及保鲜薄上都没有指纹,尸圌体上除了血腥味和尸圌臭没有任何气味。作案现场尚未查明,'刀片'碎圌尸案的的尸圌体发现在最北部的郊区成人用品工厂,'保鲜薄'碎圌尸案的尸圌体被发现在最南部的护城河河岸。作案时间尚不可知,唯一知道的是不是在当场切割完后就抛尸或者是被发现,尸圌体上有尸圌斑出现。“

 

“现场周边未发现可疑人物和线索。“

 

“以上就是现在可知的所有信息。”

 

景璈陈述完所有信息以后看向沈铭荀,沈铭荀对景璈点了点头,对重案组下达了下一步任务,并说了几句激励重案组成员的话,散会时已经接近夜里十二点。

 

出了会议室的门,景璈跟在正在和“刀片”碎圌尸案重案组组长谈话的沈铭荀旁边,想看看沈铭荀的下一步动作,没想到吴亦凡也跟了上来,走到了沈铭荀另一边。

 

“沈队,我请求解剖'刀片'碎圌尸案的尸体。”吴亦凡在沈铭荀旁边说到。

 

没等沈铭荀开口,景璈就先发了话,“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这是上级的指示,警局不是你想为所欲为就为所欲为的。”说的一脸正经,并配合性的皱了皱眉头,想在这个富家公子哥面前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看看警局是不是他这种人呆的地方。

 

“你是叫景璈吧,以后的工作合作愉快。”吴亦凡并没有理会他刚才的话,停下来伸出了右手准备和景璈握手。

 

景璈虽然心里上不看好这个年轻的法医,想到以后说不准真的要和他合作,只好不情愿的礼貌性停下来和他握了手。

 

吴亦凡很客气的跟他握了握手,动作非常轻,而且很短暂。完事儿了以后他又跟上了沈铭荀,再次向他提出了解剖“刀片”碎圌尸案尸体的提议,完全无视半路插出来的景璈。

 

沈铭荀停下了和重案组组长的谈话,对着吴亦凡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小吴啊,你刚来国内的警圌局不大清楚局势,这件事儿呢,不是我们能轻易决定的,要经过上级领导的同意。这样,你写一份申请书交给我,我替你交给总警圌厅。”

 

吴亦凡身上带着在加拿大警圌局的随性,虽然比较看不惯国内警圌局的这种形式化,却还是答应了下来。

 

沈铭荀看他脸上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快,就对他说到,“你刚来国内一切都还不熟悉吧,让景璈带着你熟悉熟悉警圌局的周边环境,他也住警圌局附近的公寓,你有什么事儿多跟他学习学习,他工作时间比你久,经验比你足,不懂得多去问问他,啊。”

 

“是,沈队。“虽然初回国,对国内的一切多有不适应,但总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不过...问景璈?看着他也没比自己大多少,说不定还是同龄,问他?不如问自己。吴亦凡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景警官,要不要赏脸一起去吃个夜宵?”虽然从不大喜欢这个警官,但一想到他和自己住一个小区,未来还要合作,还是再次停下来带有讨好性的向他发出了邀请。

 

“法医同志,第一,我没有吃夜宵的习惯。第二,大部分人见到被切割成一百多块的尸圌体都不想吃东西。第三,明天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今晚还是早点休息比较好。”瞥了一眼跟他差不多高的吴亦凡,再次跟上了沈铭荀,留下吴亦凡一个在原地无耐的撇了撇嘴。

 

 

 

 

评论(1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