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o Tatsuya

六层楼 [水仙]

[谭小飞×程铮]

小清新 大约是甜的 不是飞受不是车前盖是车里 @Kriaoy 

 

 

 

 

 

“轻点儿...”程铮轻轻地抓了抓在他身上狠狠抽圌dong.的人的背,看着他张扬的银发刚洗完没定型,湿湿的被他从光洁的脑门儿上撩到后脑,水珠掺杂着汗液从鬓角流下来,顺着刀削般的下颚线滴到自己身上。

 

谭小飞没说话。他们在一起三个月了,在床上除了高圌chao时的低喘他几乎就不说话。不管程铮说什么他都不回答,只会一味地狠狠的g.a.n.,偶尔程铮坚持不住了求饶,他才会放慢速度等着程铮缓过来。

 

一方不愿意叫强圌bào,双方都沉浸在欢圌愉里才叫做圌ai。

 

离高考还有八个月,今天是程铮的生日。

 

刚从题海里逃脱出来的程铮还没来得及忙里偷闲庆祝一下就被谭小飞死守校门拖回了家,急匆匆的洗了澡就被扒光放倒在床上。

 

23:40

 

十八岁的第一天,与谭小飞在大大的餐桌前共享一块蛋糕,一起吹了蜡烛。

 

北京的夜晚有点儿美的不真实,从二十二楼向下看,五彩斑斓的灯光摇曳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高耸的各种楼房还闪烁着明暗不一的灯光。二环上已经不再像百日一样拥堵,偶尔有骑摩托车的或者是赛车手或者是小混混什么的快速的窜过一辆辆汽车的缝隙,飞驰在灯火通明的二环。有刚下班的加班人员和补课的学生还在路上匆忙的走着。

 

程铮看了眼餐桌对面的谭小飞。

 

“我明天有比赛,你来不来?”

 

“棒球?”

 

“嗯,和三十三中打。”

 

“我明天也有比赛。”

 

“赛车?”

 

谭小飞没吱声,拿了桌子上的牛奶喝了起来。

 

程铮起身坐到谭小飞旁边去。室内的暖气很足,二人都穿着薄薄的浴袍。刚冲洗完还温热的身体透过浴袍向谭小飞散发着沐浴露的香草味。

 

他握住谭小飞拿着玻璃杯的手。

 

“别去了。”

 

谭小飞放下玻璃杯,“你有你的事,我有我的事,你我互不干涉。“他开始与程铮四目相对,”而且,明天很重要。”

 

程铮皱了下眉头,更紧的攥住了他的手,”很危险,我说了你就听着。“

 

 

 

 

 

 

三个月前,高三的学习生活刚开始不久,程铮被周子翼拉到KTV,在KTV门口儿看到飞驰的车辆,快到程铮连牌子都没看清。

 

发动机的轰鸣声在程铮耳边嗡嗡作响,看着车队全部路过他以后刚准备和周子翼一起进KTV,就被人拽住了胳膊。

 

程铮转头,看着银发浪奔的谭小飞披着大衣站在他身后,光线有点儿暗程铮看不清他什么表情。

 

“跟我走。”

 

“你谁啊你!”富二代程铮出生以来就携带的优越感使他并不惧怕这种身边儿站着壮实的黑社会保镖的小混混儿,甩开了谭小飞的手没打算与他纠缠转身就走。

 

没想到他身边儿内黑社会保镖比他先快一步堵住了他,拽着程铮的胳膊就往门外走。

 

“走吧你就!”

 

程铮虽是学校里棒球校队的可也比不过这壮汉结实的肱二头肌,挣扎无果只能被拽着走。没想到刚才还没几个人的马路上突然多了一帮子穿着时尚,头发染得五花八门的混混儿,还停着好几辆豪车。程铮仔细一看,嘿,内辆明黄色的不R8么,自己看上好久了无耐没法儿考驾照。

 

不由分说的被拽上副驾驶座,谭小飞也立马开了车门进了车,坐到了他旁边的驾驶座上。

 

“你干什么啊?”看着谭小飞启动车子,眉头微蹙。

 

“你这是绑架!”手摸上谭小飞的插在方向盘上的车钥匙时,刚想拔下来却被谭小飞攥住了手,狠狠的向外甩去。

 

“老实点。”谭小飞紧盯着程铮。

 

低沉的声音在程铮耳边环绕。

 

当晚,三环十二少被人睡了女朋友,赛车时副驾驶无人,路过KTV看见程铮站在门口,看样子还是个学生,就拉了来坐副驾驶。这学生相貌姣好,细皮嫩肉笑的甜的能溢出蜜来,肩宽腰窄腿长个子高,身上好闻的香草味时时萦绕在谭小飞鼻尖。

 

省长独子谭小飞,一心沉迷在车的世界里,头一回被美色迷住了双眼。

 

比赛回去以后,也不管人家学生多大,愿不愿意,直接强上了人家。

 

长圌tui盘在自己腰上,压抑不住的呻圌yin动圌情的从口圌中溢出,带着哭腔低不可闻的qiú饶声夹杂在肉圌ti的jiao圌合声中。被xia面的小圌嘴儿夹的失去理智的要了一次又一次,带着红sèxuè丝的白圌浊从程铮双圌tuǐ中liú圌出,身圌体上布满wěn痕和青紫。大圌tuǐ内圌侧的nèn圌肉被狠狠揉圌niē,tún圌部上也带着鲜红的痕迹。

 

是什么时候,程铮开始对谭小飞动心的呢。

 

是他被他强上了以后清早逆光中谭小飞单薄的背影?

 

是深秋里程铮重感冒放学,大晚上的他裹紧了校服看见R8和靠着车门的谭小飞,被拽紧了手又一次坐上了副驾驶,却被谭小飞看出来了感冒而推掉了比赛?

 

是他拿着小李飞刀安安静静的在学校旁的小花园里等他一起去吃饭,并向他表达自己的歉意?

 

大约是,

 

大约是内个时候——

 

为了能再次考年级第一向着清华奋进的程铮通宵写作业写着写着睡着了,梦见那天晚上赛车,冒着车抬头的风险第一个冲过终点的谭小飞在刹车的那一瞬犹犹豫豫带着迟疑的抱住了程铮,温柔的亲着他的嘴角,虽然程铮狠狠的挣扎开了。

 

梦醒了以后,口水在练习册上滴湿了一片,内裤里粘圌粘的。

 

他梦圌yi了。

 

 

 

 

 

 

回想好几个差点出事的夜晚,与别的车在分秒之间相碰又分离,和一辆又一辆车蹭出了大片火花。在公路上飞驰的R8速度一再飙升,就连转弯的时候也不减速。毫不畏惧的与赶上来的车不要命的相碰撞,而怂了的车只好蔫蔫儿的跟在R8后面被谭小飞压制着。程铮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路边飞速掠过的景物让程铮看的眼发晕。拼命打着方向盘,往最底部死踩着油门,以性命为赌注,来赌一场速度与激情的归属。

 

虽然谭小飞车技好,大家有目共睹,可是这种危险的事情,程铮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谭小飞去做。

 

“听我的,嗯?”支着脑袋与谭小飞四目相对,善意的笑笑。

 

面对着这个没比他大几岁的男生,程铮有时候会用小孩子的方式哄他,对他露出甜甜的笑,像一块香草蛋糕散发着香气等待着被人享用。

 

“不行。”谭小飞往程铮嘴里塞了一块蛋糕,又替他舔去嘴角的奶油,拿着牛奶就走了。

 

“生日快乐。”进屋门之前转身对程铮举了举手中的牛奶。

 

一点儿都不听劝。程铮心想。

 

程铮用叉子无聊的捣了会儿盘子里的蛋糕,看着蛋糕被捣成一小块儿一小块儿。谭小飞不算特别大的公寓里只有餐桌上那里有两盏灯,此刻以最小的档亮着。

 

程铮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他想摘掉这世界上最慢的表。

 

揉了揉半干的头发,走过去关了昏黄的灯,摸到谭小飞床上,从背后紧紧搂着他。

 

没想到谭小飞没睡,转过身来凑近程铮的唇边对他说,“放在蛋糕盘的牛奶喝了吗?”

 

“嗯?没有。”看着他亮亮的眼睛。

 

“有助于睡眠,以后给你倒了记得喝。"

 

说完往上枕了枕,冰凉的臂膀围住程铮的脑袋,让他伏在自己的脖颈处,另一只手放在程铮的侧腰上睡着了。

 

黑暗里,程铮偷着笑了下,闻着并不比他高的谭小飞身上的奶香味睡去。

 

 

 

 

 

 

 

“程铮!这边儿!”

 

对边儿的捕手周子翼向着正准备击球程铮大力招手,白色的队服在一群穿红色队服的运动员中间显得格外明显。打击员程铮瞄准了周子翼奋力击球,用一个直球打出了全垒打。

 

”好嘞!wow!“一旁的白色队服的运动员对着程铮这上半场比赛的致命一击爆发出欢呼。

 

上半场结束,中场休息,程铮去下了棒球手套去和对方的队员击掌,嘴里还吹着口哨。险险的拿下上半场比赛,心情很是愉悦,顺便对对方队员比了一个倒的拇指,挑衅对方。看着对方不爽而有跃跃欲试的表情程铮接过了替补递过的冰红茶,刚想拧开喝就有女生送上了毛巾。

 

“诶刚刚开始几分钟的时候你怎么回事儿啊?不在状态啊。”刚坐到场边儿的休息座上,就开始与上半场没打完就被换下来的外场手攀谈起来。本来打的好好的呢,结果外场手连连失误,害的他们少拿了好多分。

 

“哎别提了!昨天刚和女朋友分手!”外头手悻悻的拿掉头上的帽子,扇了扇风。

 

“哥们儿,我这也没法儿安慰你,但,比赛总要打好吧,这一场多重要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能不能进决赛就看这一场了。"拍了拍外场手的肩,一脸正经的对他说到。

 

外场手皱着眉头无奈的点点头,刚刚教练还给那儿狠狠的批了他一顿,这下儿 又被队友批,虽然自己被换下来了可不还有程铮救场呢么。

 

程铮用手挡了挡太阳光,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四处张望着,场边儿不是花痴脸的小女生就是不去复习来看比赛的学渣。

 

并没有他想找的内个人。

 

下半场开始,站到与对方二垒手的附近,做好准备举起了棒球棒,眼睛紧盯着球,分析着球的运动轨迹。

 

他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抹熟悉的银白色。

 

...谭小飞?

 

“程铮!小心!”宋鸣胖胖的身体只能镇守他的地盘不能跑向程铮,而刚刚被对方大力击打过去的球快速飞向程铮,程铮却毫无反应,丝毫没有接球的准备。

 

“...嗯?”

 

“咚!”

 

等程铮刚回过神来球就撞到了他帽檐下的脸上,他被这一球打的踉跄了几下,捂着脸沉默了几秒。

 

刚刚那真是谭小飞?他不也去比赛了吗?

 

嘶,好痛!

 

刚刚才从谭小飞那儿回过神来,注意到自己被球打中了,还失分了。

 

“有事儿没啊有事儿没啊?“周子翼和他旁边的投手立马跑过来询问程铮有没有事,并拿下他捂着脸的手检查伤势。

 

还好,只是青了一块,并不影响程校草撩妹。

 

看着程铮没事儿,大家有各自回到自己的地方开始比赛。

 

下半场比赛一路顺利,除了程铮的眼睛时不时飘来飘去,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

 

“嘘!“急促的哨声响起,程铮在中途被换了下来。

 

“先歇一会儿,到最后再上场,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教练递给程铮一瓶水,并拍拍他的肩说到。

 

程铮坐在椅子上,和旁边的替补分析着场上的局势。

 

说着说着,眼睛里就出现了一抹银白。

 

只见那人嘴里叼着一根烟,抱着臂时不时用右手把烟从口中拿出来抖两下烟灰。刘海放了下来,精心的做了造型,有点遮眼睛。笔直修长的双腿圌合在一起,直挺挺的站在人比较稀少的地方。整个人离场地有点儿远,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清场里发生了什么。

 

程铮“噗嗤”的笑了出来。

 

“笑什么?”一旁的替补问他。

 

“啊?没什么没什么。嘿嘿。”

 

离比赛结束还有十分钟,教练替换程铮上场。程铮戴好帽子朝谭小飞的方向仰了仰下巴,就重新站到了原来的位置上。举起棒球棍,准备拉回相差不多的比分。

 

谭小飞熄灭了手中的烟,迈开长腿走到了防护网的位置,一旁的同学看着这个满头银发却又好看的像电视明星一样的男子,自动让开了位置。

 

他看着程铮一次又一次的挥动球棒,活力四射的奔跑在场上挥洒着汗水,最后拉回了比分带领着球队走向胜利。拿着奖杯与每一个队员击掌,高举着欢呼,吹着口哨不屑的向对方竖起倒立的大拇指,眼睛里尽是挑衅。

 

 

 

 

 

 

“你不是有比赛吗?”程铮一边往背包里收拾自己的东西一边对站在自己身边的谭小飞说到。

 

“没开始。”谭小飞随手帮程铮拿起了书包,靠在储物柜冷冷的说。

 

“走吧。”程铮背起带着自己装着运动服和球棍的包,扣好校服的扣子,牵起了谭小飞的手就往外走。

 

谭小飞顺从的让程铮抓住了他的手,刚走到门口就向上抓住了他的手臂把他抵在了一旁的储物柜上。狠狠的欺圌压上去,吻住还带着冰红茶柠檬味道的嘴唇,鼻尖上还有未干的汗,熟悉的香草气息又蔓延开来。一只手撑在储存柜上,另一只手慢慢的抚上程铮冰冰凉的脸颊。

 

“程铮!咱们晚上去庆...“

 

周子翼还穿着队服,冒冒失失的闯进了休息室。

 

话还没说完,小小的休息室就被他一览无余,一个银发的男子遮挡住了程铮,程铮只露出了一个侧脸,显然,他们是在接吻。

 

“你...你不是内天晚上!”

 

谭铮二人已经分开,谭小飞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点起一根烟,程铮揉了揉被蹂圌lin的发红变肿的嘴唇,白皙的脸颊上有暗暗的粉红色,连耳朵都烧红了起来。

 

“我晚上不去庆祝了,内个...我爸妈晚上叫我早点回家一趟。”

 

“他!他!你们俩怎么回事儿啊!”周子翼边说着边被程铮推出了休息室。

 

休息室的门被啪一声关上,程铮靠着门重重的呼了两口气。

 

门外的周子翼诧异的揉了揉头发,仿佛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梦境,摇着头走向了另一个休息室。

 

“走吧。”谭小飞吐出一口烟雾,拉着程铮出了休息室。

 

到了校门口,两人一起停下了脚步。

 

“你车呢?”程铮问。

 

“没开。”

 

“...”这谭公子这么爱显摆今天怎么没开他的车来?

 

“那走吧,今天我带你回去。”

 

程铮去骑了自己的摩托车,拿了一个安全帽给谭小飞,“我这儿就一个安全帽,你带着吧。”说着递给了谭小飞,自己骑上车拍了拍后座让他坐上来。

 

“下来。”

 

“嗯?”

 

“我说你下来。”

 

程铮不知道谭小飞要干什么,看他精致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还以为他生气了还是什么,只好从车上下来。

 

谭小飞替程铮戴上安全帽,一丝不苟的给他扣好,然后自己骑上摩托车,黑色皮衣和皮裤衬的他身材好极了。他朝程铮扬了扬头,让程铮坐上来。

 

程铮迟疑了一下,只好坐了上去。谭小飞拿过他的胳膊,让他搂紧了自己劲瘦的腰。

 

风声在耳边呼啸,程铮靠着谭小飞并不很宽阔的后背,飞驰在宽阔的马路上,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打开安全帽的前镜看着谭小飞后脑勺上的发旋。

 

“谭小飞!再骑快点儿!“程铮在他耳边呼喊着。

 

“你现在不怕出事了?”谭小飞同样大声回应着。

 

程铮没回答,谭小飞加大了油门更快速的飞奔着。就这样飞驰到家,却发现楼下有一辆新车。

 

“你的?“程铮取下安全帽,挂到摩托车上。

 

“嗯。”

 

“可以啊,这车可不好搞到手。”程铮走到火红的恩佐旁,拍了两下车门,围着车转了一圈,眼睛里满是欢喜的神色,脸上带着笑容,连眼睛都成了两个弯弯的月牙。

 

他走到驾驶座上,拽了下车门,没想到拽开了。他立马坐进驾驶座里,东摸摸西摸摸,按了喇叭。

 

“怎么,想篡位啊。“谭小飞走到驾驶座的车门旁,敲了敲窗户,程铮把车窗户摇下来,谭小飞就支在窗户边儿上看着程铮笑盈盈的眼睛。

 

”这样也挺好的。喂,我说,你以后就让我压吧。“他的脑袋探到车窗那儿,离谭小飞只有几厘米远。

 

谭小飞笑了一下,走到副驾驶上,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还真让我开啊,行,你今天也当回我的副驾。“程铮发动了车,”去哪儿?副驾?“

 

“西边儿内片海。”

 

天逐渐暗了下来,到达海边儿的断崖的时候,落日的余晖撒在海面上,像一把金粉洒在了玻璃纸上。程铮拽了一下紧绷的校服裤子,就地坐在了离断崖边不远的地方。谭小飞走到他身边蹲了下来。

 

“还怕脏啊?”程铮一下子把谭小飞按到了地上。

 

“等一下。”谭小飞又挣扎着两条长腿从地上爬起来。

 

谭小飞跑了一段路从恩佐里搬了一箱啤酒出来,框框当当的放到程铮旁边。拿着车钥匙把啤酒包装箱划开,拿开一瓶用一只手扣开了啤酒罐的铁拉环。他递给程铮,又给自己打了一瓶。他坐到程铮旁边,看着太阳一点一点落下。

 

“你不去比赛了?”程铮问。

 

“嗯。”

 

“为什么?“他疑惑的转过头看着谭小飞,昨晚还信誓旦旦的说不来看自己比赛,因为要去比赛车。

 

谭小飞没说话,往嘴里灌了一口啤酒。

 

四周越来越暗,太阳完全被海面吞噬掉,落入不知延展向何方的深不见底的海洋。

 

谭小飞不怎么说话,只默默的听着程铮说着学校里的趣事,比如说,周子翼又泡了哪个女生,孟雪又怎么缠着自己,宋鸣饭量又大了,这次数学没考好之类的话,他偶然答应一声,提问一下。

 

程铮感觉今晚有点儿不对劲,平常他跟谭小飞说这些谭小飞都会同样的跟他说一些他身边的事情,哪怕是阿彪又被女朋友揍了,R8被人蹭了,自己又看上了哪辆车。

 

“怎么了?”

 

谭小飞放下那瓶没喝完的啤酒,程铮打开了第二瓶,看着谭小飞点上了一根寿百年。

 

“程铮,我要回湖南了,要离开北京了。”

 

程铮看着四周深蓝,思索着月亮为什么还没升起,被风吃掉了吧。

 

谭小飞凑过去拍了拍程铮的头,从背后拥住他。

 

“什么时候走?”

 

“凌晨五点半的飞机。”

 

“谭小飞,我说点儿不好听的,你别介意。”他喝了口手中的啤酒。

 

“嗯。”

 

“你怕是以后要进官场的人,就算再怎么讨厌你爸也跟着他学习学习。”

“还有前几天你爸说让你去加拿大留学的事儿,你也考虑考虑。”

“上次教你那几道数学题和古诗文,没学会吧,给你写了满天台的公式你都没学会,教你背了多少遍你都不会,你是猪吗你。”

“虽然你爸能给你搞到大学文凭,以后的路你都不用愁,但你还是要想想以后的事儿,别总是天天沉迷在车里。“

 

“程铮...”

 

“你先别打断我。”

“我问你个问题,你还回来吗?”

 

“应该会的吧。”

 

“你回来会找我吗?”

 

“不知道。”

 

程铮笑了一下,“我是肯定要上清华的,说不定没毕业就回美国了继承家业了。”

“所以...你要是来找我,记得快点儿。”

 

程铮喝完了第二瓶啤酒,又顺手拿了第三瓶。

 

“程铮,你...”

 

谭小飞的手机响了,他打开一看,是阿彪。

 

“喂?”

 

“小飞!今晚上不说好的来吗?”

 

“我这儿有事儿,过不去。”

 

“哟,不会是金屋藏娇跟小美人儿做游戏呢吧!”阿彪轻浮的声音和贱贱的笑容透过电话传到程铮耳朵里。

 

被谭小飞拥着的程铮转过头笑了笑,像一只可爱的奶猫,让人想抱起他嗅嗅他身上的香气,然后吞吃入腹。

 

“我今晚上过不去了,比赛不参加了。明天我回湖南,北京的这帮兄弟就靠你照应了。“

 

“回去?喂?喂!”

 

没向阿彪解释什么,就挂了电话。

 

“程铮,你在这儿好好学习。“

“以前的事儿,是我对不起你。”

 

“对了谭小飞,还有个事儿。”

“你别总是天天什么小李飞刀江湖道义的,多看点儿长知识的书。别满脑子江湖江湖的,也想想以后。”

“也别这么叛逆了,赛车多危险啊。”

 

“其实我不想走。”他低沉的声音深深地传入程铮的耳朵里。

”被束缚着很没意思。“

 

每当程铮看见谭小飞在逆光里单薄的背影,飚完车之后在车里颤抖着双手,明明害怕还非要找刺激,明明向往侠客生活心中怀有江湖道义却总说“这世界像个迷宫”的时候,程铮就从心里心疼这个长他几岁的男生。

 

程铮不拿酒瓶的一只手攥住谭小飞拥住他的手,冰凉的触感从指尖传来。

 

沉默着。

 

他喝下最后一口酒,把酒瓶向断崖下一抛,说了一句,“我要跟着你走。”

 

绕不完的迷宫喝不完的酒。

 

“你好好上学,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以后可千万别走上我的道。”

 

“我想跟着你走...”谭小飞感觉到有一滴温热的眼泪滴到了他的手背上。

 

 

 

 

 【这里有一段H http://m.weibo.cn/5953816690/3999017945878894?sourceType=sms&from=1066195010&wm=5091_0008

 

 

 

 

 

激圌情过后,谭小飞把自己的外套给了程铮,自己穿了个单薄的上衣,走到车外抽了根烟。

 

下雨了。

 

雨滴星星点点的滴到车窗上,程铮赶忙下车把谭小飞拉进了车里。车里还有激圌情的余韵,漂浮着麝圌香和香草香掺杂的味道。

 

程铮死死的抱住谭小飞,看着他在黑暗里亮闪闪的葡萄眼,不羁的断眉。

 

他伸出舌圌尖轻tian谭小飞眼下小小的泪痣。谭小飞没有动作。

 

窗外雷声大作,雨越下越大,噼里啪啦的打在车窗上,直到看不清窗外波涛汹涌的潮水。他缓缓的,带有迟疑的回应了程铮,也拥抱住了他。

 

 

 

 

 

 

“老师那我今天就早走了,实验数据明天我来统计好。”

 

“行,明天记得早来点儿。"

 

程铮刚忙完手上的实验,看着手机上同学发来的消息,向着食堂走去。

 

“程铮?”

 

面前一个娇小的女生叫住了他。

 

“有事吗?”程铮对她笑笑。

 

他记得她,学生会文艺部的部长,开学典礼的时候她帮自己做了一份发言稿。

 

“明天七夕,一起过怎么样?"

 

这是,告白了啊。

 

“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对她歉意的笑笑,再没看她一眼接着向食堂走去。

 

谭小飞离开的第三年,他走了以后音讯全无,程铮也不去找他内帮兄弟去打听,全当生活里没了这个人。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谭小飞走后的几个月里,夜不能寐已成了家常便饭,打球的时候,还觉得他会再次出现在球场边上,在休息室里,还觉得他会突然的给自己一个吻...直到高考的前一个月,他开始拼了命的学习,终于考上了一直以来理想的清华。而且他说过,会在清华等他。在他走了以后,程铮又去了一次那个二人分别的断崖 ,好像温暖的拥抱在尚有余温,他想把时间,都藏在这里。

 

“喂?爸爸。”

 

“阿铮,这学期快期末考了吧,快些回来。”

 

程铮思索了一下,”行,我...发完成绩就回去。“

 

即将大四,程铮的家里催着程铮赶紧飞回美国继承家业,而程铮,带着些许期待和私心一直留在学校里不肯回去。到如今,催他回去的电话一个又一个,真的是到了不能再拖的时候了。

 

大三结束,程铮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出了校园,在校门口,他顿住了脚步,把行李给了来接他的司机,在学校门口的布告栏上用油漆笔写了一句话:

 

谭小飞,我回美国了!——程铮

 

 

 

 

 

 

又是一年,程铮还未正式接手家族要务,还在学习各项技能中。谭小飞偶尔会在他梦里出现,出现在赛车场上,出现在学校里,出现在他公寓里的牛奶瓶前。那一抹嚣张的银白色深刻在他脑海里。他手边的小李飞刀翻了一遍又一遍,是当初他从谭小飞身边拿走的唯一的东西,连边边角角都被翻皱卷曲。

 

“程少,车已经准备好了,李总那边已经在等了,就等您过去签合约了。”助理在桌前翻着时间表对程铮说到。

 

“好。”拿起墨镜,整理了一下灰色的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出了公司大门,刚想上车——

 

...谭小飞?

 

就算他头发染成了黑色,也不再戴五花八门的首饰,眉宇间多了成熟,可程铮还是能认出这四年来时时出现在他梦里的颀长的身姿,单薄的身影,亮闪闪的葡萄眼,小小的泪痣,和那熟悉的冰冷精致的面容。

 

“谭小飞!”

 

 

 

 

 

End.

评论(12)

热度(57)

  1. 33Danno Tatsuy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