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o Tatsuya

Michaer [水仙]

补 和谐器因吹丝停


"哪儿有贫穷,哪儿就有爱情。

餐桌边的相爱比床圌上的做 ai 毫不逊色。"

                                              ——《百年孤独》

 

[彭泽阳×夏木]

 

 

 

-

"这次一定要在他窗户边守一晚上。"他想。

今天是跟圌踪他的第五天,天气不错,因为下雨而潮圌湿的地面开始变干,到了傍晚雾蒙蒙的天空也出现血红的夕阳。

躲去贫民窟里昏暗的灯光,每次每次,他都在角落里看着彭泽阳女儿和母亲放在车里,自己抱着一大堆东西和两个医生来到他本不应该存在的贫民窟。

"这个人心肠真好。"他想。

彭泽阳把吃的喝的分给饥饿的老人小孩,带着医生给患病的小孩子看病。

"他是有多喜欢小孩子。"他想。

彭泽阳对每一个路边的或者路过的小孩子打招呼,对他们微笑,或者随意的从裤兜里拿出一根棒圌棒糖,又或是变出一个小玩具汽车。

"那他会喜欢我吗。"他想。

他坐在垃圌圾桶旁,大大的散发着臭气的垃圌圾桶死死的挡住他,没有人会注意到他,没有人会看到他带着伤痕的脸。

美貌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和罪恶交圌缠到一起,来自温哥华的华裔少年漂泊到布拉格,这个有着知识份圌子担当的美丽城市并没有给他带来好运。

精致的小圌脸被丑陋的黑种人白种人甚至黄种人觊觎了无数次,患有艾zi病的同圌性恋者每个夜晚都想把他带到城外狠狠的cao上一番。想看看他从来不笑的脸上露圌出迷离的神sè,就算夏天也穿着长袖长裤的身圌体散发出诱▼▽ren的qing●○欲,一句话也不说的口圌中liú圌出来被cao的不及tūn.咽的唾液。

 

 

 

-

白衬衫西装裤的彭泽阳让他觉得彭泽阳是基圌督教的炽天使Michaer,虽无六翼四首之姿却让他觉得彭泽阳就不是和他处于同一个世界的人。

这样的人,就会像神话里的写的那样,只有Lucifer堕圌落,而Michaer则成为众天使之长。

所以,他在暗处看着"光之君主"播撒他的爱心,却不去接受他的爱。

他只是觉得他不配,作为贫民窟里的一颗尘埃,没有那个资格和能耐使Michaer堕圌落。

他看着彭泽阳的一举一动,哪怕喝水被呛到时喉结得滚动。他在彭泽阳来这里的第三次后,跟在彭泽阳离去车后疯狂奔跑。终于,瘦弱且营养不良的身圌体撑不住了,大汗淋漓的他放弃了跟车。

第一次,他跟了三分之一的路程。

伴着夜晚的凉风他一个人走在马路上。

"这里是郊区吧?"他有点儿迷路。

迷迷糊糊走回贫民窟,肮圌脏的街道旁蹲着在一起◆◇xīdu的混混儿,他们的目光如果化成利刃足以刺穿他。

他们放下手中的yào圌品,猛地起身拽住他,拖到空无一人得巷子里扒他的衣服。他忽然从裤兜里拿出一个啤酒瓶朝着为首的混混儿zá过去,刚磕完yào得混混儿竟然没有被砸晕过去,只是愣了两秒,就赶紧去追脚下生风逃走的他。

他看着几个疯狂的混混儿其中还有一个顶着满头鲜血红着眼叫嚣着今天一定要"F.u.c.k him"的疯圌子,迫不得已的钻进了大大的垃圌圾桶里,才躲过了这次"追杀"。

"明天他如果再来,一定要跟到他家里才行。"他坐在垃圌圾堆上昏昏沉沉的想。

 

 

 

-

跟圌踪彭泽阳的第二天,满身臭气的他没有去追车,而是安安生生的捡了能卖的的垃圌圾卖掉好不容易凑到了钱去洗了澡。

跟圌踪彭泽阳的第三天,他抢走了一个小孩子的面包,苦恼的小孩儿砸了一块儿石头到他的头上,立刻青了一块儿,他不管不顾把面包往嘴里狠塞。

终于,在他都快圌感觉不到腿的存在的时候,看到彭泽阳把把车听在了一栋小别墅旁,抱着女儿下了车。

"轰隆隆!"雷声大作,他只好戴好头上的帽子往回走。其实他的目的达到了,知道彭泽阳家住哪儿了,然后呢?

伴着小雨,他数着从贫民窟到彭泽阳家到底要几步路。

 

 

 

-

跟圌踪彭泽阳的第四天,彭泽阳好像和母亲发生了争执,在车里的他面色凝重,时不时出口向母亲说几句话,而母亲好像情绪非常激动,不断扳着彭泽阳的驾驶座。

"你非要和他们扯到一起吗?"彭妈觉得这个儿子真是不可理喻,大好的人际交往聚会不去,非要来贫民窟看这些贫民,自小受音乐熏陶和高级教育的儿子竟然没有一点儿等级观念。

"妈...他们和咱们没什么不一样!别人有困难我帮助他们是应该的。"彭泽阳也无法圌理解为什么母亲为什么会这样想。

"他们和咱们哪儿一样了?你看看一个个皮圌包圌骨头的样子,说不定哪个还xī了dú,还有传染病。你看看,你快看看内个男孩儿!一看就是不正常!"彭妈指向夏木,夏木坐在路旁,好像有什么感应似的望向彭泽阳车的方向,大大的眼睛迷茫无神的支楞着,黑眼圈格外明显。

"妈!他是个亚裔,您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同圌胞呢!"

"我不管,我告诉你不要再和他们来往,也不要妄想请他们吃饭!万一他们的传染病传染到妮妮身上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妮妮?"彭妈提到妮妮格外激动,而妮妮不知所措的坐在爸爸旁边,但是善良的小孩子觉得,爸爸做的并没有什么错,别人有困难就应该帮助他们。

这样的争吵再持续下去已经没有圌意义,彭泽阳开车掉头就走,夏木也起身跟上彭泽阳的车,于是跟圌踪彭泽阳的第四天,夏木在彭泽阳的窗户下坐了一夜,不过时间不长,不到凌晨他就睡着了。

"奇怪...以前总是失眠到半夜才能睡着..."迷迷糊糊的想着,夏木坐在草地上控圌制不住的睡着了。

 

 

 

-

"这次一定要在他窗户边守一晚上。"他想。

跟圌踪彭泽阳的第五天,他开始幻想善良的主会不会把Michaer赐给他,原谅Michaer的堕圌落。

于是,第五晚,他想了一夜,伴着彭泽阳房内的呼xī声和。露水浓重的时候他悄悄翻圌墙走了,却不知彭泽阳早起做早餐时看到黑眼圈浓重的他露圌出的诧异表情。

 

 

 

-

等夏木回到贫民窟,看到街口聚圌集了一大群人,围着一张纸发出连连的赞叹。

他也想跑过去围观,可是却被前两天的混混儿堵住了去路。为首的混混儿头上还缠着纱布,恶气腾腾走向夏木,夏木扭头就跑,跑了几步却眼前发花,一夜没睡又低血糖让他眼前的路开始摇晃起来。

可是他必须跑。

寡不敌众,他被圌bī到巷子尽头,被几个混混儿又打又踹,路过的人只看了一眼就赶快跑走了。没有人会担心是谁被打了,更没有人会出手相救。这里是贫民窟,与美丽的布拉格格格不入的贫民窟。布拉格的暗处没有法圌律,只有bào圌力和se○情。

 

 

 

-

耳朵里嗡嗡作响,腿太疼了,眼睛不大能睁的开。

夏木一个人躺在肮圌脏的地上,很久后醒来却不想马上起来,他就这么躺着,任由疼痛侵蚀自己。

忽然,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瘸一拐都像巷子口走去,看着那么多人露圌出欣喜的神情,大约是好事吧。也不知道跟自己有没有关系。

告示上写的是彭泽阳明天会请贫民窟的大家吃饭,地点是市中心有名的自助餐厅,夏木曾多次驻足那里。

"彭泽阳...请吃饭...?"

他终于有机会光圌明正大的看他了!

顾不上身圌体上的痛,夏木在原地开心的蹦了起来。

Michaer,你肯在这时堕圌落吗?
主阿,你会原谅Michaer吗?

 

 

 

 

-

夏木眨了眨还有些肿得眼睛,细心的用刘海儿遮住眉角的伤口,仔细的问了问身上还有没有贫民窟腐朽的味道,再对着玻璃用手铺平总是皱起来的衣角。朝里面望了一眼,才小心翼翼的走进餐厅。

他避过他招惹过的混混儿,坐进不大显眼的位置里,张望四周才站起来拿食物。

他看到彭泽阳站到一盘弹糕旁,给女儿拿弹糕,于是他也走到弹糕旁准备拿弹糕。

彭泽阳看到夏木有一丝惊讶,这是...那晚的少年?

"怎么先吃甜点?"彭泽阳问他。

"你是在跟我说话?"幸福来的太突然,夏木有点儿不大相信。

"不然呢?"彭泽阳看看除了他们仨空无一人的甜点处。

"你不是也先拿甜点?"

"因为妮妮闹着要吃所以才来拿的,小孩子不满足不行的。"彭泽阳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宠溺。

夏木没说话,对上彭泽阳的眼睛。霎那,彭泽阳失了一下神,但很快就缓了过来,替夏木拿了一杯开胃酒。

"先喝这个吧。"彭泽阳冲他笑笑。

夏木愣住,嘴巴痴痴的张了一下。

 

 

 

 

-

夏木最后一次跟圌踪他,最后一次坐在他的窗户下。

AM 04:21

彭泽阳把夏木从窗户边牵到书房里。

 

 

 

 

-

"你叫什么名字?呼..."

"夏...夏木..."

"呲啦——"衣。料。破。碎。的声音。

"中圌囯人?"

"以前在广州...后来在温哥华..唔..."

从来未被人侵略过的地方突然挤进去一根shi◆◇滑的手指。xiong▼▽前的红豆也被啃,咬。

在自己身上动作的人久久没有说话,shǔn ,xī胸◇◆前红豆的那一刹那夏木眼前出现了短暂的空白,xia◆◇体的前▲▼端也开始变圌硬。

“多大了?”忙里偷闲,彭泽阳cha◆◇入第三根手指得时候问道。

"21.."
"啊! "自己的白▲▼浊烹了彭泽阳一小腹,同时huā▲▼xué中也cha入了比手指cū了好多的péng泽阳的下▲▼体。huā▲▼xué猛地一收缩,夏木都能感觉到他那里xuè管的跳动。

妮妮平常写作业的书桌上,夏木双圌tuǐ夹▲▼紧彭泽阳,tuǐ圌间liú下白▲▼浊,浑身散发着情▲▼欲,本来就有淤青的身圌体上很多了咬▲▼痕和红肿。

"够了..不要了..呜.."

 

 

 

 

-

彭泽阳替夏木清理着身圌体,夏木一边问,

"你就不怕我有传染病吗?"

"贫民窟的人和我们没有什么不一样,第一晚我见到你就知道你和别人不同,第二次你看我这边的眼神我发现了你的欲圌望,第三次我递给你开胃酒我就知道你的性格和目标。"
"就算只有三次碰面我也知道,你不会骗我。"
"我想知道你的过往。"

 

 

 

 

-
"餐桌边的相爱比床圌上的zuo.爱毫不逊色。"

主阿,你肯原谅Michaer的堕圌落吗?

 

 

End.

 

 

[其实Michaer的结局是没有堕圌落:)]
.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