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o Tatsuya

脱缰

[吴磊×吴亦凡]







新帝李懿上位刚满一年,改年号为朔元,宰相权倾朝野,要抢夺未从先帝那里抢来的社稷。皇帝日日与丞相明争暗斗,两方势力变化无端,朝堂之上每天都不得安生。



左将军吴亦凡置皇帝下,右将军吴磊置丞相下,两人带着自己的军队出了名的相互不对付,有时候上了朝和和气气打声招呼,脸上笑意还没消呢就明嘲暗讽起来了。




偏的是丞相赵墉下的吴磊吴将军今年还未及束发,而皇帝下吴亦凡将军却将到而立,九岁的年龄差使吴亦凡陪着吴磊小打小闹了这么多回,早已起了为新帝重整朝堂的杀心。




吴磊出身崆峒,学了一身功夫辞了师门说要入世报效国家,去应了武试。他师父倒也是爱才心切,看着吴磊打小在崆峒长大,便允诺他说日后若有相求,必定相助。比武台上,全场最小,结果拿下了右将军之位。




嘿,你说一群大老爷们儿,打不过一个十六岁的毛头小子。



当时在位上的唯一大将军乃左将吴亦凡,当年平西北治吐蕃可全都是这位爷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给先帝平的天下,新帝上位也一直有这位坐镇后方,给皇帝挡了不少麻烦,如今可称两人之下万人之上了,朝廷赏赐下了一道又一道,就差赐婚了。



十六岁的吴磊刚一上任,就与吴亦凡平起平坐,叫那群奸佞之人看了如何不起坏心思。



于是吴亦凡身边便火热了起来,有人一天恨不得跑三趟踏破吴府门槛煽动这二位赶紧斗起来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



“你也说了他还小,现在如何顶替我的位置?”



左将吴亦凡又是个情绪不喜欢挂在脸上的人物,也生性不喜欢与他人斤斤计较,更何况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子。



压根就没把吴磊放在眼里。






“吴亦凡是谁?”



吴磊刚从练兵场回来,没来得及收拾就被召进了宫,



他穿了身儿盔甲,头盔刚被他摘下来,满头是汗,脸上还沾着点儿泥土,带着笑意看着齐齐往前迎的一众宫女太监。



“哎呦喂,小吴将军,这话可不能乱说。”



吴将军可就在离咱们不到十米远,虽然二位明面儿上平起平坐,可毕竟您没战功,吴亦凡怎么说也是前辈,您不上去打个招呼便罢了,还在这儿这么大声的询问内位爷是谁。



吴亦凡一身纯白袍子,罩了件儿天蓝鲛绡,束袖上和肩膀上带着轻甲,长发垂落腰间,腰间又坠一把长剑。鬓若刀裁又眉如墨画,天生自带一种非凡风度,白白嫩嫩让人看了好生欢喜一个公子哥,怎么看也不像无数次在战场上九死一生的朝廷重臣。



倒是他眼尖先瞅见了吴磊,脏兮兮的像在灰里打过滚的泥猴。



吴磊纯真无知的大眼睛往吴亦凡那儿一瞅,吴亦凡带着试探性的目光往哪儿一瞟。



“小吴将军?” 倒是吴亦凡先开了口。



吴磊看着那人一副小白脸儿的模样偏又气度不凡,也不向自己行礼,以为是哪个亲王,虽然心里纳着闷儿还是屈膝下跪给那人行了个礼。



“拜见亲王。”



“噗。”



这一下儿可是把吴亦凡逗笑了出来。



当时正值严冬正月,腊梅花儿上还带着厚厚的雪。吴亦凡这一笑,在吴磊历经了无数次朝堂上的明争暗斗和两个人无数次的交锋以后依旧记在心里。这是吴亦凡在他心里最初的模样,岁月变迁,光阴荏苒,都没有磨去那消融冰雪的一笑。



这是两人的初次见面。



那时候,还没有皇帝与宰相的势利纷争下两人的各自站队,还没有吴磊那句与子偕老,还没有吴亦凡那句恩断义绝。






正值元宵佳节,小吴将军入宫也满一年了。



宫里张灯结彩,礼随了一百单八道才入了席。一个个面若桃瓣肤若凝脂的宫女身上环珮叮当作响,抱着琵琶在大殿中起舞。



“去,给小吴将军倒杯酒。”



吴磊一双鹰眼看着吴亦凡遣来了身旁一个模样极佳的侍女。



吴亦凡今天又穿了一身儿白,大约是天生畏寒,狐裘簇拥着细长的脖颈显得人皮肤更加细白,倒看不出是久经沙场的人,此时正兴趣满满的看着吴磊下一步动作。



吴磊就是讨厌吴亦凡这个阵势,脸蛋儿白白嫩嫩的倒是比女人还细滑,去练兵场还穿的人模狗样,要不是看大家都对他恭恭敬敬的他还以为他以前那些战功都是编纂出来的。



“去。”吴磊甩手挥推了吴亦凡遣来倒酒的侍女。他今天头上结了几个小辫儿,黑发如漆,身材虽然还略显单薄的但是黑色大氅底下隐藏的是有力的肌肉。他年轻火力大,绣了白虎纹的夹棉披风一进来就脱了下来放在一旁。



与你平起平坐的人遣人来倒酒你不喝已是不敬,更何况是比你有经验有声名有威望的前辈,这不是明摆着打人脸么。



吴亦凡见倒酒的奴才被遣回来了也不气,吃了两口菜便端了酒敬圣上。



“皇上,元宵佳节,月色婵娟,灯火辉煌,臣愿您长享朔元盛世!”



只见吴亦凡端了酒敬了刚及弱冠的小皇帝,敬了在坐的文武百官,一片和乐,却唯独避开了坐在皇帝之下的丞相和丞相旁的吴磊,连瞥都没瞥他们俩一眼。



“爱卿不必多礼!今日融雪,不甚温暖,爱卿定要吃好喝好才是!”



“报!”门口加急赶来的士兵被守卫放了进来。



“何事慌张?”皇帝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皇上!东北雪灾已解决!”



“啪!”



皇帝拍案道:“好!”



连日以来东北雪灾闹得皇帝吃不好睡不好,没想到元宵佳节倒传来此等好消息。



“赏!”



这下儿吴磊和宰相都黑了脸。



刚才敬酒刻意避过宰相和吴磊可谓是当众让二位下不来台,吴磊虽不屑于举起酒杯但宰相倒是还报着妄想把酒杯举了起来,毕竟虽然都为臣子,吴亦凡到底还是低了他一级,他敢确保吴亦凡会给他面子,殊不知,加上这次东北雪灾又是吴亦凡派人想发设法赈灾,刚才吴磊扇到吴亦凡那儿的一巴掌倒是被吴亦凡两巴掌一块儿扇了回去。



这顿饭吴亦凡吃的心满意足,而吴磊臭着个脸第一个跨出了殿门。




吴亦凡出门儿又披了件儿披风,紧紧地跟着吴磊。



“吴将军,有话不如直说?”吴磊双手握拳,看着这个比他高了半头的人面上带着浅浅笑意便一阵不爽。









***阿不知道有没有下文了记个脑洞毕竟离假期结束还有十三天:(

评论(26)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