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o Tatsuya

叙情诗

[吴磊×吴亦凡]

 

云养考拉x

一个简单的同居日常 

提前365天给自己攒RP

 

 

 

 

偷得浮生半日闲。

 

“今天醒的这么早?”吴磊晨跑完一打开家门就看见吴亦凡抱着腿窝在沙发上软趴趴一团。

 

两个人昨天一早一晚回到家,一个从广告棚里带妆而归,没拿钥匙走到门口准备敲门,一个咬着面包拿着牛奶急急忙忙跑出家门。

 

撞了满怀,吴磊的面包一下子没咬住掉到吴亦凡怀里。吴亦凡一抛二接像玩杂技一样好不容易才没让面包掉下去,没让吴磊的早饭泡汤。

 

奶油面包被吴亦凡就着吴磊咬下的那个地方又咬了一口,腮帮子鼓鼓的看着吓了一跳的吴磊。

 

“你不是中午回来吗?我看你没拿钥匙还给你留了钥匙在地毯底下。”吴磊拿过吴亦凡手中的面包,再次衔在嘴里,另一只手伸进包里给吴亦凡找钥匙。

 

“今天少做了一个造型,没拍多久。”吴亦凡接过吴磊递过来的钥匙。

 

吴亦凡腮帮子一鼓一鼓的,脸上还带着精致的妆容,像一团雪白白软绵绵的仓鼠。

 

吴磊穿着校服,刘海被剪短了些许,乖乖的背着双肩包。朝吴亦凡嘴上吧唧亲了一口,伸出舌头给他舔掉了嘴角的奶油。

 

“没时间了我先走了!你下次记得带钥匙!”转身就跑,嘴里还嚼着面包,背对着吴亦凡摆了摆手。

 

吴亦凡舔了舔嘴角,带走最后一丝奶油香甜。

 

吴磊把他嘴角的奶油舔的一干二净,留下自己舌尖的奶油味。

 

家门口好像还残留着吴磊刚洗完澡后头发上清爽的薄荷味,吴亦凡打开门,看着家里混乱一片,方才知晓吴磊大约又是因为找不到什么书了才会又在上学时间晚出门。

 

 

 

 

待到吴磊回家的时候夕阳已经吞没了大半楼层,吴亦凡盖了一层薄薄的空调被窝在床上睡觉,落日的余晖从紧闭的窗帘中唯一一点缝隙透出,淋到空调被上,吴亦凡的衣服睡得凌乱,后背肌肤有一点裸露在被子外,被染上点点金黄。

 

吴磊把餐盒和书包放到一旁的桌子上,拉开一半窗帘让房间里亮堂了不少。他蹲在吴亦凡的床边,食指和大拇指轻轻地捏了捏吴亦凡脸颊上的点点软肉,看他没反应,蹲在床边的小孩儿托着腮撅了撅嘴,撩了撩吴亦凡的刘海又去捏他的鼻子。忽然一下子被堵塞住呼吸,吴亦凡有点儿小小的不耐烦,皱了皱眉头小幅度的晃了晃脑袋。见他还不醒,吴磊俯身拥住吴亦凡,在他耳边轻语叫他起床。


 吴亦凡的眼帘开阖。



“你醒啦?”吴磊看着吴亦凡轻微皱着眉,眼睛缓慢的一眨一眨,“快来喝,不然等会儿凉了。”

 

吴磊站起来去拿餐盒,吴亦凡已然已经闻到了餐盒里西湖牛肉羹的味道。

 

再熟悉不过的味道。一起住到这边没多久的时候,吴磊在学校打完球回家,肚子饿了路上顺便去吃了点儿东西,给吴亦凡顺便带了份儿西湖牛肉羹。见吴亦凡喜欢喝,吴磊每次在吴亦凡在家的时候去学校,回家路上都会给他带一份回去。

 

大脑意识渐渐清醒,校服还未换掉的吴磊又出现在自己眼前,半梦半醒的接过餐盒在牛肉羹里搅来搅去。

 

“没放香菜,放心喝吧。”吴磊笑笑。

 

 

 

 

 

昨晚两个人一起学习到很晚,吴磊趴在书桌的一边咬着笔想数学题,吴亦凡坐在他旁边,手边放着一摞要过滤的剧本。



吴亦凡手边放了一杯咖啡,吴磊手边放了一杯牛奶。房间里静悄悄的,吴磊的左手悄悄牵住吴亦凡未拿剧本的右手。

 





第二天恰逢周六,两个人又都没有工作,吴磊便起了个大早出去晨跑。

 

在街角处的早餐店带了小煎饺和瘦肉粥,怕他觉得油腻又在楼下的面包房买了三明治和小蛋糕。带着满身热气的少年一打开家门就看到吴亦凡穿着宽松的丝绒睡衣懵懵然坐在沙发上。

 

“今天醒的这么早?”考拉宝宝平常没工作的时候都会睡到自己吃完早饭才睡眼惺忪的醒来,晃到客厅揉揉脑袋靠在玻璃门上。

 

考拉宝宝还没睡醒的样子目光呆滞,看着吴磊把小煎饺和瘦肉粥还有纸袋里的三明治和小蛋糕放在自己面前的茶几上。吴磊拽了发带脱了运动服进浴室洗澡了,考拉宝宝才慢腾腾的启动自己拿了小煎饺过来吃。

 

吴磊洗完澡出来以后看着吴亦凡把小煎饺吃完了,其他的一动没动,自己径直去了厨房给他切水果和蔬菜做沙拉,解解油腻。

 

背后猫上来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一阵阵热气拂在自己脸边。



吴磊拿了一个草莓喂给趴在自己身后看自己切水果的考拉宝宝。

 

“喝这个,不吃沙拉酱。”

 

屁股和后背紧贴吴磊,不经意的蹭了两下,踮了踮脚伸手从橱柜上拿了一瓶酸奶又转身去给他。

 

请问这只考拉有没有意识到大早上撩人是会出意外的?

 

接过吴亦凡手中的酸奶却没让他走,拉着他的手顺势抓住了胳膊,一把把人扯过来在软软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吴亦凡好像习以为常一样看了一眼吴磊就走了,转身的一刹那还被揉了把屁股。

 

吴亦凡回到客厅拿出手柄坐在地下,靠着沙发打开屏幕开始打游戏,吴磊端着沙拉坐在吴亦凡身后的沙发上掏出手机刷微博。左手拿着手机刷新页面,右边拿着勺子一勺一勺把水果和酸奶送到玩游戏玩的不亦乐乎的吴亦凡嘴边。

 

“凡哥,你看这个。”吴磊把手机递到吴亦凡眼前,自己吃了最后一口沙拉把碗放到茶几上。

 

正巧显示屏幕上出现"YOU WIN"字样,吴亦凡存了档
拿过吴磊的手机。


那是一个自己刚出道时的mv,自己的脸上画了一大片黑白菱形块,别的同事跟自己一样脸上也涂了各种大大小小的黑白块。视觉冲击力强,非常巧妙的把吴亦凡的小半张脸都遮住了,说不上哪儿好看和别出心裁,单纯的为了表达mv混乱纠结的的主题。


吴亦凡抽抽嘴角,把手机还给了吴磊。


“这个妆其实不怎么美观,而且当时卸了好久才卸掉。”吴亦凡回头看了一眼吴磊。


“我没看懂这个涂鸦要表达什么。”吴磊又看了一遍,“你看这个涂鸦就好看多了。”

 

视频的后半段是舒雅望在夏木脸上涂了几道小猫胡须,还画了一个小猫鼻子,夏木就乖乖的认着舒雅望画。


吴磊从茶几的抽屉里摸出一支签字笔,俯下腰弓着背托起吴亦凡的下巴迅速在他脸上轻轻画了几道。


“吴磊!”


当吴亦凡意识到自己脸上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吴磊已经捧着肚子笑倒在沙发上,吴亦凡撇撇嘴趴到他身上,拿过签字笔撩起吴磊的刘海在光洁的额头上画了一个抽象派的小狼狗。吴磊也不阻止他,只是笑着又带着点儿无奈的等他画完再夺过笔,把人压到了地下想再次在身下人的脸上添上几笔,吴亦凡心里笑吴磊幼稚,夺过笔就想去浴室洗掉,结果刚一起身就被吴磊压了回去。两个人在羊绒地毯上滚来滚去,裸露出来的皮肤上多了好多道签字笔的印记。


“不玩儿了不玩儿了,去背剧本。”吴亦凡脸上还带着笑意,轻推吴磊自己坐了起来,打打闹闹出了一身汗,捂着肚子径直走向浴室。小孩儿虽然幼稚,这样笑到肚子痛的小打小闹倒是给生活里添了份不一样的色彩。


吴磊与吴亦凡,是夏日粲阳,秋日红枫,而吴亦凡于吴磊,是春日微风,冬日暖光。他们一个如狼一个如猫,一个愿意护着对方向他人不经意的露出尖尖的却没来得及磨锋利的小獠牙,恨不得给他年长九岁的恋人铺好未来所有的路,用利爪让他免受外界一切伤害。一个愿意用最温柔的方式悄然走进小他九岁的恋人的内心,用软软的小肉垫拍拍他疲累的肩膀,冲他做做鬼脸摆弄一下小猫胡子给他讲自己是如何从虎口逃脱的故事。


吴磊跟着他一起进了浴室,两个人一起搓搓搓搓到皮肤都泛红一片了却还是有签字笔的印记。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吴亦凡的脸颊熏着红,连耳朵尖儿都泛起了桃花色,吴磊跟在后面出来,笑意掩饰不住的溢出嘴角。


从此以后吴磊手机里多了一张抓拍。小猫脸吴亦凡并没有看镜头,笑的眉眼弯弯指着吴磊额头上的小狼狗,而小狼狗吴磊头发凌乱,一只胳膊圈着笑的缩成一团的吴亦凡,看着镜头露出了八颗小白牙。









吴磊坐在阳台的软垫上沐浴着阳光,吴亦凡趴在吴磊大腿上,本应照着脸的阳光全被吴磊遮了去。吴磊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给吴亦凡擦着还滴水的头发,一只手拿着英语选修7背单词。


“凡哥这个单词怎么读?”吴磊把书递到吴亦凡眼前。


“Autonomous...一这不是有音标注解吗,一看就没好好学音标。”吴亦凡又给他读了几遍,“吴磊我看你这样不行,这个单词我十二岁的时候就会了,改天教你学英语。”吴亦凡仰头看着吴磊。


吴磊没理这个加拿大英语小能手,捏了捏他的鼻子低头看了他一眼,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又接着背单词。


吴亦凡翻了翻手里的剧本,一遍一遍在心里默念台词,模拟戏中场景。其实全都是早就烂熟于心的台词,只是因为场景特殊而一同出演的搭档又不在身边所以难以入戏。


这样不行。


“还有多少单词没背完?”吴亦凡再次微微仰着头看着吴磊。


“还多着呢。”吴磊重复了一遍吴亦凡的动作翻了翻手里的英语课本。


“嗯……”还是以学习为重。


“要对剧本?”对剧本也不是第一次了,大约是因为爵迹的场景太过虚拟化,所以很难想象出电影里应该出现的场景,故而找不到感觉。上一次两个人一同呆在家里的时候吴亦凡也让吴磊帮他对过戏,两位不同的麒零,感觉完全不相同,那时却能让吴亦凡情真意切的入戏。


“你先背单词吧。”吴亦凡摆摆手。


“没事儿我背单词很快的。”立马拿过了吴亦凡手中的剧本。


吴亦凡坐了起来,一脸不敢相信的眼光看着吴磊。三分钟一个单词还叫快吗?


然而单纯如吴亦凡只是没注意到吴磊平常背单词的时候一分钟三个,只有和吴亦凡呆在一起的时候才三分钟一个。


美人在侧,应纵享大好时光,谁还有心思背单词?


忽视吴亦凡不敢相信的目光,吴磊跳下阳台正对吴亦凡,开始念那段吴亦凡圈出来并做上笔记的台词。


他先是看了看前后文,又轻声读了两遍麒零的台词,思索了一会儿以后慢慢跪下,开始念台词。


“银尘,你知道吗,从你收留我的那天起,我就打定了主意要一直跟着你。”


从我第一眼见到那次起,我就喜欢上你了。你站在台上和星爷拥抱,然后我被拉过去和你拍照,我们中间隔了四个人。但是后来发生的一切告诉我,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你虽然对我很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是我知道你其实对我特别好。我可能不够聪明,但是我不傻,你对我好,我都能感觉得到。”


你特别忙,我知道我平常在家的时间也不多,我们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间寥寥无几。我们的关系虽然不能公之于众,但是我知道,你心里一直都有我。你在机场看到我的广告会拍下来发给我看,你做好一首新歌,在有几个不同版本的情况下会发来问我哪个比较好,你会大半夜的下戏给我发语音跟我说你饿了,虽然我却也只能对着手机干着急,只能后来叮嘱你的助理给你备着吃的,在你离开家里的时候往你的裤子兜里塞几个巧克力和小饼干。


“我有时候在想,也许换了是我,我都会想要一个厉害的使徒,而不是一个连什么是魂兽什么是天赋什么是阵都不懂的人,一切都要从头教起,像一张难看的白纸。但是你却从来都没有因为这个而看不起我或者不要我。”


我知道我现在还不够强大,还不能完全站在你身边保护你,但是你也从来没有介意过人气问题,还经常鼓励我,开导我。


“我麒零别的没有,就是别人对我好,我就加倍对别人好。你有危险,我也能保护你。”


我或许现在能做的还不多,但是我会加倍的对你好,如果你有麻烦,我会尽全力为你解决。终有一天,我可以站在你身边,执你手和你并肩一起面对光明。


吴磊抽了抽鼻子,眉毛耷拉着,一双大眼睛里冒着泪光,没半分钟眼泪就刺溜一下流了满脸。


吴亦凡惊了一下,看着小孩儿跪在自己面前眼睛里水光粼粼。在想着麒零是以何种感情面对着他的王爵的时候,也在感叹吴磊的演技真的越来越好。


不只是演技,更多的是投入了对你的感情。


银尘看着面前的麒零,日渐宽阔的肩膀和胸膛,修长的双腿上渐渐饱满起来的肌肉,这些都标志着他在慢慢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吴亦凡看着吴磊,脸上是认真入戏的神情。吴磊走入麒零内心深处,探求银尘哪怕一分一毫的微妙转变的情感,攥着剧本微爆青筋的手背,棱角逐渐分明轮廓逐渐深邃的脸庞,这些都标志着他在慢慢成长为一个独当一面的男子汉。


此时银尘的心里一阵酸楚,他发现自己一直都把他当一个小孩,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了解他。可吴亦凡的心里一阵欣慰,相识近半年以来,他的小孩儿逐渐从多虑又患得患失变得成熟可靠,哪怕知道少年人的坏情绪来的快走的也快甚至有时并不走心,但有时还是会为吴磊担心,怕他钻牛角尖,怕他自己默默难过。虽然吴磊作为恋人因为现实原因做不到面面俱到无微不至,但是吴亦凡能感受到吴磊的感情真挚纯粹,似是可以无时无刻萦绕在他周围。


“你没有说错,我仅仅是七度王爵,随便哪个王爵,都在我的排位纸上,任何的使徒也都在你的排位之上。你跟着我,其实挺受委屈的。”银尘的脸扭向一边。


吴磊站起来,走到吴亦凡前面,他在地板上坐下来,将还带着泪痕的脸放在吴亦凡的腿上,音量很小,但是语气却非常坚定,“银尘,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我能遇见你,而且还能成为你的使徒,这对我来说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最大的福气。我经常晚上睡觉醒来,都会起床看看你还在不在,我总觉得自己在做一场梦,我怕梦醒了,你就不见了。”


我总觉得自己在做一场梦,我怕梦醒了,就又是微博之夜的后台,周围吵吵闹闹,闪光灯接连不断的在周围亮起。我被徐峥老师拉去合照,你离我仅隔四个人,虽然在一张照片里我却觉得你离我那么远。


吴亦凡看着趴在自己腿上的吴磊,一脸稚嫩的少年模样,终归还是个不成熟的孩子。


“我们拥有的只是天赋,其实是……无限魂兽?”麒零压抑着内心的狂喜,吴磊压抑着嘴角的笑。


吴亦凡看着吴磊,脸上露出了赞许的笑容。他明亮的眼睛映着点点日光,亮亮的对吴磊投射期许的目光,“你猜对了,魂器是第二魂兽的寄居之所,我们既然能操纵无限魂器,理论上,我们其实也就等于拥有了无限魂兽。”


“天啊!这……这简直……银尘,你应该是一度王爵才对啊!太厉害了!”吴磊冲过来,一把抱住吴亦凡。


银尘的眼神陡然一变,随机又恢复了正常。银尘看着麒零的笑渗进了丝苦涩的味道,他把头扭向一边,“你别抱这么紧,你身上味道臭的很,几天没洗澡了?快滚去洗澡去。”


本应放开走出门外的麒零这时却依旧赖在吴亦凡身上,“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身上臭,我其实挺干净的。只是因为你身上真的很香,所以你觉得我没洗澡。”念完这句台词吴磊反而抱的更近,深埋在吴亦凡脖颈处闻着他刚沐浴后的香氛味,蹭着他细滑的皮肤。


“唔…”怀里的吴亦凡发出一声闷哼,“你抱太紧了。”


“啊?”吴磊才意识到这个问题,连忙把吴亦凡放开。


“快背单词吧,背完单词出去打篮球。”


吴亦凡一个人拿了剧本坐到沙发上去了。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对戏,却是吴亦凡第一次见到吴磊这么用感情的来演绎麒零这个角色。他在他的眼泪里看到曾经患得患失的小孩儿,在他的拥抱中感受到他的肩膀逐渐宽阔,明明是很不着边际甚至有点儿羞耻的台词,吴磊却念出了真情告白的感觉。


或许他与麒零的共鸣点不止一处,相似点比比皆是,所以演起来可以很快入戏。又或许是他付诸于吴亦凡的感情相比于麒零付诸于银尘的感情要浓厚了不知多少倍,所以麒零这个角色他演起来不在话下,感情运用也恰到好处。


吴磊坐在房间的地板上托着腮背单词,房间里好似还充斥着吴亦凡身上好闻的气味,软软的身体在怀里一动不动,只有胸膛的起伏一上一下。嘴唇擦过他细滑的皮肤,感受着他呼出的热气蒸腾而上却拂在自己的心里。


果然吴亦凡不在身旁背单词比较快。


当吴磊走出房间的时候看到吴亦凡在对剧本做标注。


“背完了?”吴亦凡接过吴磊走到冰箱前拿出来的牛奶。


“嗯!”吴磊灌了一口牛奶进嘴里,“等一下等一下。”说完拿走了吴亦凡刚打开的牛奶。


牛奶盒上的小水珠还残留在吴亦凡手指上,冰凉的触感还未消散。


吴磊把刚打开的牛奶放到桌子上,拿出冰箱里的所有牛奶,再倒了一杯白水给吴亦凡。


“太凉了,现在天还有点儿凉,喝了会胃疼。”在外冷的面吃多了,在家里不能再让他喝冰凉的奶了。


吴亦凡接过吴磊手中的白水,指尖冰凉的感觉被突然而来的温热感取代,一点一点爬上吴亦凡的心头。


“她们都是怎么把你打篮球的时候拍的这么帅气的?同学拍的我总是奇奇怪怪的。”吴磊弯下腰趴在沙发靠背上,看着吴亦凡手中的剧本。


吴亦凡扭头看着他,“都跟你说了你上篮姿势不对。”


“你说好的教我的。”吴磊半蹲了下来,脑袋趴到吴亦凡肩膀上,扭着脸对他说。


吴亦凡伸手揉了揉吴磊的头发。


“走。”说着就放下剧本和水杯。


“走!”吴磊也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别忘了拿件衣服,今天外面有点儿风。”









吴磊的问题不大,三步上篮多跨了半步,不大明显却影响动作的协调性和连贯性以及准头,吴亦凡站在旁边不断提醒着吴磊收脚大步迈腿快速起跳离篮筐稍微近点儿再投以保证准头,可是吴磊大约是原来的姿势用习惯了,再纠正就比较困难。


吴亦凡跟着吴磊一起跑,看着吴磊又多伸脚了就一下挡在他前面一脚踩在他的鞋子上。


“诶诶诶诶诶!!”吴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失了平衡,大叫着把球抛了出去,球一下子砸到篮筐上,自己也一下子砸到身旁的吴亦凡身上,在倒下去的一刹那不忘护着吴亦凡的后脑勺,紧紧搂着他扑到了地上。


吴亦凡在倒下去的时候屈了下膝盖,加之人体掩护,导致摔下去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多痛。他看着自己上方的吴磊,汗水被发带吞噬,热气一下一下喷到自己脸上。


怦然心动。


周围很静,甚至连马路上车的鸣笛声都消失了,隐秘的私人公寓旁边基本无人路过,不大的篮球场上篮球悄悄地滚到一边。


两人的脸庞相距十厘米,中间的空气变得多余起来。


吴磊微微弯曲肘关节,手臂肌肤与吴亦凡的大臂肌肤相贴,暖热与温凉相交融,汗水与肌肤相碰撞。他的吻落在吴亦凡嘴唇上,未消散的奶香味蔓延进吴亦凡的口腔中。


时光在此刻静止,唇齿厮磨,只有对方。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意识还未清醒的吴磊下意识的去摸身边的吴亦凡,感知到软软的考拉还在自己身边后就安心的四仰八叉的缠在吴亦凡身上。吴亦凡本就半梦半醒,一下子被吴磊突然而来的桎梏给弄醒了。


看着吴磊头发凌乱嘴巴微张,睡得很熟的样子也不忍心打扰他,又拿过手机看了看实在没时间了才去推了推身边的吴磊。


“..嗯?”吴磊揉揉眼睛,吴亦凡的轮廓逐渐清晰,“怎么了?”一大早刚醒,嗓子了还带着些的许沙哑,显得比平日里更低沉。


“我今天要飞南京。”再不起床赶不上飞机了。


“啊?”吴磊一下子清醒了,立马翻身起床拿手机,意识重新回到大脑,才记起来吴亦凡今天要去片场,不想接受这个事实拿起手机看了看日历,红框框的是吴亦凡有工作的日子,蓝框框是自己有工作的日子,点开一看吴亦凡今天确实是今天要离开北京去南京,而自己下午也要去进行杂志的拍摄。


“我先起床了,不然飞机要晚点了,你再睡会儿吧,记得下午拍杂志别迟到。”吴亦凡掀开被子,忽视吴磊的凝视进浴室冲了个澡以后却看到吴磊也已经梳妆整齐了,手里还拿了个墨镜和口罩,脑门上扣了一个不抬头绝对看不见脸的帽子。吴亦凡记得,这个帽子是他上个月刚买的,还没带出去过。


“干嘛?”吴亦凡问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的吴磊。


“送你去机场!”吴磊答道。


“开什么玩笑呢,在家好好待着。对了,下午拍杂志记得少喝水不然脸会浮肿。”吴亦凡一边穿鞋一边对吴磊说到。


而吴磊却没有回答他,自顾自的套上墨镜和口罩,还穿了一身黑,拿了钥匙就出了门,比吴亦凡抢先一步到了送吴亦凡去机场的车里。


大约是真的很舍不得他吧,想每分每秒都和他在一起,下次见面不知何时,想与他温存至最后一秒,就连一个离去的背影也不想漏下。


吴亦凡知道自己说不过吴磊,他要去了就一定会去。与年龄无关,他大约是骨子里就带着一股锐气和固执,一副帅气乖巧的皮囊也掩不住那扑面而来的强硬。但吴亦凡知道,吴磊做事也有分寸,会保护好自己,会保护好他们两个。


到了机场以后,吴磊看着吴亦凡被粉丝簇拥着远去,就连背影都没有给他留下。他偷偷跑下了车溜到候机室外,看着吴亦凡渐渐远去。天空中下起了毛毛雨,大表哥撑着伞站在一旁。吴亦凡戴上了外套的帽子,他本要离去,可是又走到有粉丝的地方和她们说再见。


吴亦凡戴着帽子在小雨中跑走了,却想起来刚才在人群旁边的候机室门前,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再回头一看,那人果然摘了口罩和墨镜反戴帽子在朝他挥手。


吴亦凡的目光穿过风雨跨越时光直奔吴磊而去,洗净万里尘沙,浩瀚如星辰光洁如明月。


“再见。”


“照顾好自己。”


他看到那人的嘴型。

 









不久后的艺术节吴磊将自己的匿名信托同学丢进大信箱里,他写的很认真,比平时不知道认真了多少。


高二的学生一笔一划的在信纸上写到:


吴亦凡,我爱你。


后来艺术节吴磊因为拍戏的原因没有到场,当这封信很欧的被抽到,被念出来寻找主人上台领奖的时候却寻不到人,原因是要求署名的信封却一字没有,被匿名投进信箱,拆开信封六个工工整整的字出现在主持人眼前,主持人只当是哪个迷妹又向自己偶像表白了。


再回到学校时看到自己的作业本被撕掉,庆幸比苦恼胜出一筹。被撕掉封皮的本子的最后一页,有那天日暮西迟,吴亦凡信手抄在吴磊的作业本上的一首未完的诗。诗的前半句是吴亦凡自己抄上去的,而后半句是吴亦凡把眯着眼睛把脸贴在桌子上朝着吴磊,困的懵懵的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得说出下一句,由吴磊代写。




“Thy dark eyes threw
Their soft persuasion on my brain,
Charming away its dream of pain.

                                             ――Shelley”




End.







评论(31)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