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o Tatsuya

美而不自知 简称欠.操吧

“你下次来的时候我送你一只猫好不好”
“好”

虎喵 带球

故事从这里开始 也从这里结束


昨天晚上嘟嘟囔囔真情实感的跟七友老师发泄了一通 有一个共同的观点就是他或许与那风华绝代的Leslie有些许相似之处
我乱七八糟的东西看了不少 也知道些现在的大咖与那时的Leslie之间是怎样一种关系 细想开来 现在的他的这些所做作为何尝不是像那时的Leslie一样 一颗真心投诸于自己的热爱 “Give Your Heart Out”他做到了 为了自己的热爱突破现实的枷锁不断努力着 使自己的热爱有了发展机遇 同时也给了热爱他所热爱的人机会
“互联网毁人誉人 唯有作品能与之抗衡” 如今的他对自己的定位 自己的发展道路都控制的很精准 很早之前甩出的这句话就注定他的未来会光辉璀璨 Leslie的作品大约每个人都能说出几部 而对于现在的他来说 作为演员的他来说 更需要的是一个绝佳的机遇 通过时间的积淀来树立更好的口碑
从前团的机场时尚 到回国后的各种搭配 从中式抒情 到北美黑泡 从中规中矩全套西装 到卫衣脏辫眼下泪痣 从言情小说男主 到“想演变态” 一次次的突破 无法不让人想起当时不顾形象出演具有十足挑战性角色 脚踩红高跟后又长发飘飘开演唱会的Leslie 什么不解阿偏见阿谩骂阿不屑阿诋毁阿都无所谓 这些从来阻挡不了前进的步伐
两个人有着完全不同的灵魂 各有各的有趣之处 两个完全不相同的人格却跨越时间和空间相碰撞 现在说他不行的 凑上来拿自己一文不值的成绩和他做对比的跳梁小丑  且看几年之后他的地位如何 你是否还有资格厚着脸皮凑上来和他做对比

兴奋剂

[Underground Rapper × Star Producer]

*ABO


『标记』

不谈三观只谈Xing

脱缰

[吴磊×吴亦凡]






“今日元宵佳节,街上热闹的紧,小吴将军来京也满一年了吧?有没有去过集市逛逛?”吴亦凡满面笑意。



毕竟是孩子,民间集市的五彩灯笼他必定是感兴趣的。



“倒是没有这个想法, 这天儿也怪冷的……”吴磊上下打量了裹地厚厚的吴亦凡一眼,“吴将军还是快回府里歇息的比较好,莫要冻坏了千金贵的身子,明日还要早起上朝,您要是垮了……皇上可怎么办呢。”



吴亦凡听着吴磊这番冷嘲热讽倒也没理他,自顾自地说:“小吴将军府上可有事情?介不介意陪我去集市上逛逛?”



“哦?”吴磊轻笑了下,“吴将军倒是孩子心性,嫌宫里花灯烟火不够看还偏要跑到集市上去。不巧今日府上要发俸禄,本将军要亲自监察着……”



“这种事交给放心的下人去做就好,多了一文一两就当是赏给服侍你一年的下人了。”



这话倒是堵得吴磊再没话说,再说就是显得自己小气。在说话做事这方面,吴亦凡到底还是要高吴磊一重。



“既然吴将军都这么说了,那今日就陪吴将军赏赏这朔元盛世。”吴磊重重吸一口气,手握紧了腰间的佩剑。









集市上人声鼎沸摩肩擦踵,吴磊和吴亦凡为了避免麻烦挥退了跟上来的下人,此时被挤得贴在一起。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仁和街上挂满灯笼,灯火通明,街中央被先帝一声令下通了河道连接着大运河,此时正有眷侣甜甜蜜蜜的拿着花灯往河中放。烟花一朵朵在夜幕中炸开,七彩缤纷,绚丽非常。街上的小贩儿卖的挂画也甚是好看,虽然不甚精致但贵在应景,到处乱跑的奶娃娃舔着糖葫芦嚷嚷着要这个要那个。



吴磊十六岁参加武试之前一直在崆峒山上跟着师父练武,什么元宵节啊中秋节啊端午节啊都被师父压在门里扎马步了,虽然听不见山下热闹,但是偷跑出去看着山下喜气洋洋也是让吴磊看了好生羡慕。过年的时候山上倒也是热闹,师门的大家做了年夜饭来吃,师兄带着自己和师弟们一起下山买鞭炮吃牛轧糖。这花灯啊挂画啊烟火啊元宵啊吴磊是见得少吃的也少,别看拿着宫里的俸禄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成日享受着荣华富贵却像是不食烟火气,民间的一切好像都和自己无关了。



“喜欢就买了,将军府上上下下还缺小吴将军一个灯笼不成?”吴亦凡看吴磊路过卖灯笼的都会格外留意一下,用手拨弄拨弄,拿起一两个左右翻看。



“好啊。”没想到吴磊真掏出了一块碎银来,挑挑拣拣拿了两个五彩灯笼,“这两个我买了。”



“喏,这个给你。” 吴磊把其中一个不说三七二十一直接塞到了吴亦凡手里。



买什么不好偏偏买了对儿鸳鸯。



吴亦凡看着自己手中的雌鸳鸯皱了皱眉,硬是憋住了到嘴边儿的话。



“匈奴近日来连连进攻我国边境,驻扎边境的将领带着士兵给皇上频频献折子,说是这仗非打不可,不能再守了。”吴磊摆弄着手里的雄鸳鸯,和吴亦凡并肩走着。



街边儿有花容月貌小娘子对着两位气度不凡的将军手里拿的花灯指指点点,末了还用手帕捂着嘴发出一声轻笑,吴磊倒是不在乎,自顾自地拨弄着灯笼。



吴亦凡知道吴磊接下来要说什么,却没想到他会说的如此直白。



“吴将军,你说,这次会让咱们两个谁去?”



吴磊到底是年纪轻,沉不住气,压不住话,什么事儿都写在脸上。



“小吴将军觉得谁去得好?”吴亦凡反问。



“若是论军功论经验,此一战必是少不了吴将军,带兵领将稳固我朔元山河,守卫这太平景象,只是……”



只是若论当局,丞相必定献言献计骗的小皇帝让吴磊去,小皇帝偏也是个爱听好听话儿的主儿。说的是皇帝与丞相明争暗斗,其实是吴亦凡这派对丞相和吴磊这派,小皇帝本人根本不成战斗力,不给吴亦凡添麻烦就不错了。



吴磊任职一年还未上过战场,吴亦凡要与一个小孩子争未免也显得他不大度。



“只是小吴将军任职也满一年了,若是没有个战功必定使人心不服,这底下要是闹起来了怕是小吴将军也没个底气。小吴将军既然这么想去,吴某就让了这次,也让小吴将军能对得起这‘将军’的名号。”



吴亦凡此时心里也不知打的是什么算盘。



吴家世世代代为历代皇帝上前线守河山,吴亦凡将门虎子,雏凤清于老凤声青出于蓝胜于蓝,像吴磊这么大的时候他就已经跟着父亲上真正的战场了, 吴老将军战死沙场的时候还是吴亦凡背负千军万马抢了他父亲遗躯在尸体堆上插上了朔元大旗为先帝抢下的土地。此后有什么需要领兵打仗的地方必定首先考虑吴亦凡,看了他的脸色再决定这一杯羹分不分给被别人。吴亦凡倒也不算是争强好胜,只是知道朝廷只有让自己去才会万无一失,派了别人又不如自己保险,于是每次都在先帝开口之前主动请战。



这次吴磊开了口,就先让给了他,吴亦凡明面儿上也没看出什么不高兴。



“那就先多谢将军了,还得望将军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让吴磊自己开口求皇帝吴磊自是不从,先前儿刚进宫站队的时候也是看皇帝刚上位年轻浮躁,不如丞相来的稳重,虽说这江山社稷本就是刘家的,若是姓刘的不能让朔元的太平景象长久下去,让它姓赵也无所谓。他虽年纪小,史书却也读过几本,又喜于与师父师兄讨论武林朝堂之事,便觉得这天下本就是传贤不传子的天下,后来倒自成了一套理论。



而吴亦凡跟他不一样,他从小在将军府长大,先帝器重吴老将军,经常宣他进宫讨论些朝政。小小的吴亦凡也常跟着进宫,皇家的礼节体系思想观念他都刻在脑子里融在骨血里,加上祖祖辈辈又效忠于皇家,若是朔元在刘懿这儿有倾颓之势,那吴亦凡势必会把朔元一点点扶正。




吴磊本就年纪小不胜酒力,今日文武百官来敬酒的多,便喝得稍有点儿多了有些上头,随吴亦凡逛了逛便觉得乏了,吴亦凡的身形在眼前朦朦胧胧,天空又是一番光怪陆离的景象。



“吴将军若是还想再逛的话就一个人小心些,我就不打扰吴将军雅兴了。”



吴磊朝吴亦凡一作揖就往回走,没想到吴亦凡举着那个鸳鸯灯笼在方寸之间转了身,牵住了吴磊小臂。



“等等。”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竟然有下文诶...

脱缰

[吴磊×吴亦凡]







新帝李懿上位刚满一年,改年号为朔元,宰相权倾朝野,要抢夺未从先帝那里抢来的社稷。皇帝日日与丞相明争暗斗,两方势力变化无端,朝堂之上每天都不得安生。



左将军吴亦凡置皇帝下,右将军吴磊置丞相下,两人带着自己的军队出了名的相互不对付,有时候上了朝和和气气打声招呼,脸上笑意还没消呢就明嘲暗讽起来了。




偏的是丞相赵墉下的吴磊吴将军今年还未及束发,而皇帝下吴亦凡将军却将到而立,九岁的年龄差使吴亦凡陪着吴磊小打小闹了这么多回,早已起了为新帝重整朝堂的杀心。




吴磊出身崆峒,学了一身功夫辞了师门说要入世报效国家,去应了武试。他师父倒也是爱才心切,看着吴磊打小在崆峒长大,便允诺他说日后若有相求,必定相助。比武台上,全场最小,结果拿下了右将军之位。




嘿,你说一群大老爷们儿,打不过一个十六岁的毛头小子。



当时在位上的唯一大将军乃左将吴亦凡,当年平西北治吐蕃可全都是这位爷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给先帝平的天下,新帝上位也一直有这位坐镇后方,给皇帝挡了不少麻烦,如今可称两人之下万人之上了,朝廷赏赐下了一道又一道,就差赐婚了。



十六岁的吴磊刚一上任,就与吴亦凡平起平坐,叫那群奸佞之人看了如何不起坏心思。



于是吴亦凡身边便火热了起来,有人一天恨不得跑三趟踏破吴府门槛煽动这二位赶紧斗起来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



“你也说了他还小,现在如何顶替我的位置?”



左将吴亦凡又是个情绪不喜欢挂在脸上的人物,也生性不喜欢与他人斤斤计较,更何况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子。



压根就没把吴磊放在眼里。






“吴亦凡是谁?”



吴磊刚从练兵场回来,没来得及收拾就被召进了宫,



他穿了身儿盔甲,头盔刚被他摘下来,满头是汗,脸上还沾着点儿泥土,带着笑意看着齐齐往前迎的一众宫女太监。



“哎呦喂,小吴将军,这话可不能乱说。”



吴将军可就在离咱们不到十米远,虽然二位明面儿上平起平坐,可毕竟您没战功,吴亦凡怎么说也是前辈,您不上去打个招呼便罢了,还在这儿这么大声的询问内位爷是谁。



吴亦凡一身纯白袍子,罩了件儿天蓝鲛绡,束袖上和肩膀上带着轻甲,长发垂落腰间,腰间又坠一把长剑。鬓若刀裁又眉如墨画,天生自带一种非凡风度,白白嫩嫩让人看了好生欢喜一个公子哥,怎么看也不像无数次在战场上九死一生的朝廷重臣。



倒是他眼尖先瞅见了吴磊,脏兮兮的像在灰里打过滚的泥猴。



吴磊纯真无知的大眼睛往吴亦凡那儿一瞅,吴亦凡带着试探性的目光往哪儿一瞟。



“小吴将军?” 倒是吴亦凡先开了口。



吴磊看着那人一副小白脸儿的模样偏又气度不凡,也不向自己行礼,以为是哪个亲王,虽然心里纳着闷儿还是屈膝下跪给那人行了个礼。



“拜见亲王。”



“噗。”



这一下儿可是把吴亦凡逗笑了出来。



当时正值严冬正月,腊梅花儿上还带着厚厚的雪。吴亦凡这一笑,在吴磊历经了无数次朝堂上的明争暗斗和两个人无数次的交锋以后依旧记在心里。这是吴亦凡在他心里最初的模样,岁月变迁,光阴荏苒,都没有磨去那消融冰雪的一笑。



这是两人的初次见面。



那时候,还没有皇帝与宰相的势利纷争下两人的各自站队,还没有吴磊那句与子偕老,还没有吴亦凡那句恩断义绝。






正值元宵佳节,小吴将军入宫也满一年了。



宫里张灯结彩,礼随了一百单八道才入了席。一个个面若桃瓣肤若凝脂的宫女身上环珮叮当作响,抱着琵琶在大殿中起舞。



“去,给小吴将军倒杯酒。”



吴磊一双鹰眼看着吴亦凡遣来了身旁一个模样极佳的侍女。



吴亦凡今天又穿了一身儿白,大约是天生畏寒,狐裘簇拥着细长的脖颈显得人皮肤更加细白,倒看不出是久经沙场的人,此时正兴趣满满的看着吴磊下一步动作。



吴磊就是讨厌吴亦凡这个阵势,脸蛋儿白白嫩嫩的倒是比女人还细滑,去练兵场还穿的人模狗样,要不是看大家都对他恭恭敬敬的他还以为他以前那些战功都是编纂出来的。



“去。”吴磊甩手挥推了吴亦凡遣来倒酒的侍女。他今天头上结了几个小辫儿,黑发如漆,身材虽然还略显单薄的但是黑色大氅底下隐藏的是有力的肌肉。他年轻火力大,绣了白虎纹的夹棉披风一进来就脱了下来放在一旁。



与你平起平坐的人遣人来倒酒你不喝已是不敬,更何况是比你有经验有声名有威望的前辈,这不是明摆着打人脸么。



吴亦凡见倒酒的奴才被遣回来了也不气,吃了两口菜便端了酒敬圣上。



“皇上,元宵佳节,月色婵娟,灯火辉煌,臣愿您长享朔元盛世!”



只见吴亦凡端了酒敬了刚及弱冠的小皇帝,敬了在坐的文武百官,一片和乐,却唯独避开了坐在皇帝之下的丞相和丞相旁的吴磊,连瞥都没瞥他们俩一眼。



“爱卿不必多礼!今日融雪,不甚温暖,爱卿定要吃好喝好才是!”



“报!”门口加急赶来的士兵被守卫放了进来。



“何事慌张?”皇帝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皇上!东北雪灾已解决!”



“啪!”



皇帝拍案道:“好!”



连日以来东北雪灾闹得皇帝吃不好睡不好,没想到元宵佳节倒传来此等好消息。



“赏!”



这下儿吴磊和宰相都黑了脸。



刚才敬酒刻意避过宰相和吴磊可谓是当众让二位下不来台,吴磊虽不屑于举起酒杯但宰相倒是还报着妄想把酒杯举了起来,毕竟虽然都为臣子,吴亦凡到底还是低了他一级,他敢确保吴亦凡会给他面子,殊不知,加上这次东北雪灾又是吴亦凡派人想发设法赈灾,刚才吴磊扇到吴亦凡那儿的一巴掌倒是被吴亦凡两巴掌一块儿扇了回去。



这顿饭吴亦凡吃的心满意足,而吴磊臭着个脸第一个跨出了殿门。




吴亦凡出门儿又披了件儿披风,紧紧地跟着吴磊。



“吴将军,有话不如直说?”吴磊双手握拳,看着这个比他高了半头的人面上带着浅浅笑意便一阵不爽。









***阿不知道有没有下文了记个脑洞毕竟离假期结束还有十三天:(